保险能为“失独”家庭做什么?

在老龄化社会快速前移的背景下,长期护理保险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去年7月,人社部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决定在河北、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山东、湖北、广东、重庆以及四川省(市)等地启动长期护理保险试点,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意见》印发一年来,多地已启动了相关试点工作,但从全国范围来看,长期护理保险的受益人群,尤其社会特殊人群的扩面速度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有1.9亿人,这一年龄段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因此每年约产生7.6万个失独家庭,以此计算,中国的失独家庭至少已超百万。全面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建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优先构建起类似失独家庭这类特殊群体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却是迫在眉睫之举。

“患者家属抓紧过来签字,手术马上要开始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德胜门外安翔北里9号的306医院外科手术室外,这样的声音每天都会数次响起。通常医护人员的话音还未落地,患者的父母子女或爱人就已冲到面前接过那只笔。

但每一次经过仅一街之隔的306医院时,早已退休在家的高宇阿姨都会感到深深的恐惧。

“自从孩子走了以后,我们的婚姻也就结束了。虽然哭过无数次,不过一直坚信自己一定能熬过去,只是当身体突然变差甚至要去手术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但老了,而且真的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自己能解决的,比如,当手术需要直系亲属签字时。”高宇说。

虽然因单位破产而每月只能领到微薄的退休金,但与大多数“失独”的人相比,高宇无疑是幸运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心疼我也理解我,所以孩子走了以后,我就搬回来住了。”在高宇看来,闲暇时跑跑步、旅旅游,推着父母在小区转转,就是最好的日子。

“一定要让他们的心里宽敞些!”在长期关注特殊人群的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街道计生办邓澄看来,“失独”人群需要像高宇这样找到心理调适的手段。为此,邓澄和辖内各社区的联系人一起,每年都会定期或不定期的开展插花、烘焙等兴趣班,重要的节假日除了一块包饺子、搞联欢外还会带大家一起去采摘、旅游。

“除了通过活动帮助大家发现、培养新的兴趣爱好,还会提供专门的心理咨询以及相关的家政服务,但街道和居委会能做的确实有限,比如,当他们倒在床上不能动但又需要端茶送水时我们就不可能随时出现。”在邓澄看来,当前的现实语境下,就“失独”这类特殊群体而言,“防老”已远胜于“养儿”。

“父母都是马上就90岁的人了,平时下楼转转都要我用轮椅推,所以,当我半月板撕裂疼到实在坚持不了必须去做手术时,我发现我要面临的问题实在太多了,除了哀求医生让我自己给自己签字之外,还要面对3个月不能下床谁来照料我的问题。”高宇说。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各级政府在如何化解“失独”这类特殊群体的现实需求上坚持多措并举积极行动,比如,朝阳区卫计委就借保险之力主动作为,与中国人保寿险合作推出了专门针对失独家庭的“安欣计划”。

具体来看,“安欣计划”旨在解决失独家庭老人在医疗、护理等方面的切实困难,换言之,也就是当失独老人在生病或失能时,在一定额度内可享受到医疗费用报销、自费药报销、住院护理以及家政健康管理等服务。

实际上,从项目提供的具体承保内容来看,该计划在本质上更类似于长期护理保险。比如,当失独老人在住院或失能时,可在家或医院享受到专业的第三方服务机构提供的家政服务,家政服务费用只要经老人确认,中国人保寿险就会在保障额度范围内直接与第三方服务机构结算,且当年的额度如未用完还可顺延至下一年。

“该项目是我们公司长期致力于精准扶助的必然结果。”中国人保寿险互动业务部总经理助理齐维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1年人保集团和北京市政府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后,寿险方面便分别从人的生命周期所要经历的每一个阶段着手与相关政府部门积极沟通。

“作为中央企业如何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是我们一直在思考和探索的问题,所以在服务民生方面早有关注和探索,因此,我们的第一个项目在合作协议签署后第三个月就落地了。” 在齐维珊看来,不管是此前已持续提供了多年保险服务的“暖心计划”“安康计划”还是去年在海淀区推出的长期护理保险试点,亦或是此次在朝阳区推出的“安欣计划”都是保险业以创新服务的方式在积极协助社会破解相应的难题。

当然,好事如何做好无疑是考验相关各方的金标准。为了让”安欣计划” 能真正地惠及当地失独家庭,以邓澄为代表的政府方面积极协调各居委会,挨家挨户通知到每一位老人,协调场地和时间请承保公司的工作人员逐条讲解,在确认每位老人都可准确无误的理解自己所享有的权利后,还将人保寿险专门定制的简要版保险服务说明小卡片发到老人手中,便于老人放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动不了的时候拿着它就能有人照顾,这个保险就像我的孩子。”采访最后,高宇说。

“如何借用保险这一工具来解决特定社会背景下产生的特殊人群的社会问题,这类探索在全国范围内已越来越多。”齐维珊说。记者梳理发现,人保寿险除北京之外,亦在全国其他地区开展了诸多精准扶贫助困工作,比如在吉林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提供了“护工补贴•亲情援助”、在宁夏推出了 “安宁保”、在湖南推出了“扶贫特惠保”以及在黑龙江向低保人员推出的团体小额定期寿险等业务均取得了良好效果。

记者手记

暑伏后北京时常有雷雨侵袭,闷热潮湿的空气总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而近日在北京市朝阳区安翔里的一栋老旧住宅里,面对高宇时,心情更是异常煎熬。

作为一名失独的母亲,高宇坐定后未说一句话便已泣不成声,当眼里已不能再淌下泪水时,反复的说着:“我想过很多次,父母离开的时候我也就该离开了。”虽然这次有关失独家庭的采访已约了2年有余,但当真正面对他们时,却已不知如何开场。

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氛围浓厚的社会语境下,失独对一个家庭、一个个体的打击无疑都是致命的。毕竟,除了心灵的煎熬之外,当他们逐步失去自我照顾能力时,他们的生活如何继续将实实在在地考验着亲情和爱情,但当太多的考验让一切都走形的时候,更多的压力就由政府来承担。而如何保障好他们的长期护理需求化解他们的后顾之忧,无疑是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实际上,在老龄化社会快速前移的背景下,长期护理保险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去年6月,国家决定在15个地区开展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逐步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长期护理保险模式,截至目前,已经在青岛、南通、长春、上海以及北京海淀等多地启动了试点工作,虽模式各异、涵盖人群不同,但鉴于各试点地区的财力和人口结构的不同,目前尚未有单独针对失能老人的长期护理保障制度出现,但现实中,与普通家庭的失能老人相比,尽快建立健全失独家庭的长期护理保障制度却无疑是更为紧迫的。

根据相关规定,通常将失独家庭定义为独生子女去世且母亲年龄超过49周岁的家庭。而公开数据显示,中国15岁至30岁的独生子女总人数约有1.9亿人,这一年龄段的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四,因此每年约产生7.6万个失独家庭,以此计算,中国的失独家庭至少已超百万。面对如此庞大的已经或即将老去的特殊群体,如何让他们的晚年生活得更有尊严?如高宇所言:“动不了的时候拿着它就能有人照顾,这个保险就像我的孩子。”此次北京市朝阳区推出的“安欣计划”或可看做破题之举。

失独但不应失去爱。期待各地都能尽快构建起切实可行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让每个人都能在老去的时候感受到保险的温情、享受到政府的关爱。虽鉴于当前各地财力不同,全面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建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优先构建起类似失独家庭这类特殊群体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却应是迫在眉睫之举。

当然,这不仅需要政府的全力支持,也一定离不开保险人的责任和担当。

记者 赵广道

编辑 叶珏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