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安邦的四个关键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 吴佳柏 上海报道

上周,中国银监会命令各银行汇报其对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和其他三家综合性企业的信贷敞口。

中国银监会表示,“对部分大企业”的“系统性风险”感到担心。此举将加剧安邦面临的问题。安邦以引人注目的收购闻名,包括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本月,安邦表示,该集团有传奇色彩的董事长吴小晖“不能履职”,这佐证了他被带走的报道。另一方面,中国保监会已禁止安邦在3个月内申报新产品。

安邦的崛起引人关注。去年,该集团的保费收入从2013年的仅260亿元人民币增至5040亿元人民币(合740亿美元),这得益于储蓄产品“万能险”的销售。

英国《金融时报》对安邦面临的压力及其对中国金融体系的潜在影响进行了考察。

安邦为何陷入一场针对系统性风险的“事实调查”?

安邦的业务模式制造了风险。自2013年以来,其寿险、健康险、财产和意外伤害险部门的资产从1630亿元人民币扩大到2.5万亿元人民币。

其中可能会出现期限错配。安邦销售的产品期限短至两年,但很大一部分收入投资于可能很难在短期内出售的资产。

根据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数据,安邦子公司拥有1.06万亿元人民币的内地上市公司的股票。Dealogic表示,自2014年以来,安邦还完成了规模为110亿美元的海外收购。

“监管机构的最重要目标是……控制金融风险,”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驻香港分析师侯伟(音译)表示,“他们最不想看到的是出现小型金融危机。”

新产品申报禁令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

根据中国保监会数据,今年4月,安邦人寿(Anbang Life Insurance)的保费收入降至15亿元人民币,而去年月度平均水平为270亿元人民币,今年1月和2月为820亿元人民币。

为中国保险公司提供咨询的咨询公司Enhance的合伙人萨姆•拉德万(Sam Radwan)表示,许多出售短期万能寿险的公司,都利用从新产品获得的现金帮助支付到期产品。这样他们就能坚持较远期的投资。暂停销售这些保险可能危及这种做法。

“这种产品就像海洛因。非常危险。必须逐步戒除。否则,将导致严重的现金危机。”他说。

上月,另一家遭受类似销售禁令打击的保险公司已请求中国保监会重启新产品审批,并警告可能出现违约和社会动荡。

分析师表示,监管机构可能会面临压力,允许安邦至少恢复部分新产品销售,或者给予其他支持。

安邦的资产负债表有多强健?

安邦上一次大规模增资——90亿美元——是在2014年。自那时起,安邦便依靠杠杆驱动增长。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安邦人寿的杠杆——资产与股东权益之比——已从2013年3:1升至2016年的17:1。更为保守的国有企业中国人寿(China Life Insurance)的杠杆为9:1。

安邦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衡量实现偿付承诺能力的一项指标——今春降到了129%,但仍高于意味着无法履行义务的100%。此外,一些批评人士表示,安邦的股本基础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大。今年4月,中国财经网站财新(Caixin)指称,安邦集团2014年的增资依赖于魔术手法。安邦对此予以否认。

中国监管机构以前应对过此类问题吗?

2014年,信泰人寿(Sinatay Life Insurance)总裁被指利用保险销售向该公司增资。中国保监会发现信泰人寿净资产为负15亿元人民币,暂停了其业务。

中国保监会安排了一名高管,并撤换了多数董事会成员。去年,信泰人寿的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了148%,所有限制措施都被解除。

中国金融智库(China Financial Think Tank)研究员杨国英表示,监管机构应该已考虑到对安邦采取行动的后果。

Nan Ma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