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替代率”逐年下降,该咋办?

6月24日,在第十二届中国圆桌会议上,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敬惠表示,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尤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养老保险制度的深化改革驶上了快车道,养老保险三支柱的发展都迎来了重要利好—— 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开启市场化运作,职业年金即将落地,企业年金平稳发展,个人税延养老保险政策值得期待。

这其中,商业养老保险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是积极参与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委托投资,目前有 6 家商业保险机构成功入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首批证券投资管理机构,并且已经开始资金运作; 二是承担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的核心管理职责,截至 2017 年 3 月底,保险业共为 5.3 万家企业提供企业年金受托管理服务,覆盖 1,049 万职工,累计受托管理资产 5,419 亿元,市场份额达到 75%,负责投资管理的资产余额 5,968 亿元,市场份额达到 54%;三是着力推进个人养老保险体系的构建与完善,一方面从 2007 年至今一直在努力推动个人税延养老保险产品的政策出台,从方案设计、产品精算、服务支持等方面建言献策,另一方面发挥风险管理优势,为社会公众提供各类退休保障类产品,积累养老和医疗资金 7.7 万亿元,与此同时,专业养老保险公司加快发展信托型的个人养老保障产品,截至 2016 年底,市场规模约为 1,200 亿元。

徐敬惠坦言,然而,和发达国家水平相比,和老百姓的内心期盼相比,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仍然任重道远,提升老百姓获得感的道路依然充满艰辛。

首先,作为养老保险制度核心的第一支柱,其替代率正在逐年下降。基本养老保险在制度建立之初,替代率维持 在 70%左右,然而 2000 年以后,随着老龄化的不断加剧,其替代率持续下降,从 1997 年的 70.79%下降到了 2014 年的 45%,已经处于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划定的养老金替代率警戒线之内。

其次,作为第一支柱重要补充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其发展步伐需要进一步加快。企业年金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参与职工仅占基本养老参保人数的 8%,且参与的企业和职工数量的增幅在 2016 年分别下滑至 1.1%和 0.4%,几乎出现停滞。

再次,第三支柱的个人税延养老保险政策的出台仍然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一定程度上导致国内对于个人养老保险至今没有清晰的界限与定义,个人养老金账户的管理呈现出分散化与碎片化。

如何解决上述问题,一是拥抱国家深化改革的伟大进程,构建三支柱均衡发展的养老保险制度体系。全面深化改革,是当前及未来一段时期我国 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旋律。1991 年,国务院提出“逐步建立基本养老保险与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和职工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相结合的制度”,拉开了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大幕。历经二十多年的发展,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唯有坚定推行全面深化改革,才能解决制度本身产生的不均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一系列问题。养老保险制度的构建与可持续运转,是社会治理的重大工程,需要国家、企业与个人共同参与、共同承担责任。

目前,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一家独大”的结构不仅不利于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运转,而且不利于唤醒全社会的养老财富管理意识。 下一步的改革,需要立足顶层设计,对三支柱的职能定位进行更加清晰的划分与界定,并且以充足而科学的配套政策,引导三个支柱朝着各自的目标方向坚定地发展。

二是积极推行市场化、专业化的养老金管理模式,充分相信市场的力量,展示专业优势,发挥商业养老保险的核心优势。多年来的改革经验屡屡证明,将政府的社会管理职能有效推向市场,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可以有效实现管理效率的提升。无论是社保基金还是企业年金,多年来借助专业金融机构的力量,通过市场化的投资运作,都实现了远高于同期通货膨胀率的投资回报,未来养老金的管理,依然需要坚定市场化运 作这条道路。商业保险与养老金管理可以说是天然的同盟军,二者都是肩负管理社会保障属性资金的使命,都专注于通过资产配置获取长期投资回报,在资金管理模式、风险管理机制等方面高度契合。

2014 年 8 月,国务院下发保险“新国十条”,明确了商业保险在养老保障体系领域的作用定位及政策支持,为把商业保险建成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柱指明了方向。此后,保险业正 抓紧推动出台加快发展现代商业养老保险的政策文件。2017 年 6 月 21 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商业养老保险发展的措施,提出支持商业保险机构为个人和家庭提供 个性化差异化保障;确保商业养老保险资金安全可靠运营,实现保值和合理回报;加大政策扶持,落实好国家支持保险和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相关财税政策。

从长期来看,商业养老保险全面参与养老金管理大有可为,尤其是养老保险公司,作为国内最早的一 批养老金专营机构,可以充分发挥其专营各类养老金业务的专业性与综合性优势,更好地参与养老金管理,并且打通养老金管理的上下游产业链,为养老金的市场化、专业化运作提供持续的价值贡献。

三是坚持金融服务国家战略、实体经济及民生工程建设。服务实体经济既是金融业的本质要求,也是养老金资产配置的内在需要。从成熟市场经验、养老金自身特点及其运营规律来看,养老金深度参与国家经济转型的重大战略,积极参与实体经济发展与民生工程建设,既有利于发挥养老金投资规模大、资金来源稳、 负债周期长、安全要求高的特点,有效满足相关融资需求,为经济发展注入活力,又有助于完善养老金的长期资产配置,充分分享经济发展成果,推动养老金的保值增值。

近几年,企业年金已经通过上海公共租赁房建设、中石油管道建设、中石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等项目,直接投资于国家重大项目和基础设施建设,取得 了很好的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下一步,随着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规模的扩大,以及各省职业年金开展投资运作,以养老金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与民生工程建设将迎来更大的市场空间。

四是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推动养老金的全球化资产配置,参与分享经济全球化的成果。从国际经验来看,单一经济体的系统性风险会对养老金资产的安全构成较大挑战,养老金的全球化资产配置是大势所趋。海外养老金管理机构普遍配置了大量的海外资产。比如,加拿大养老基金约 75%投向海外市场,香港强积金约 40%的资产配置了香港以外市场的债券和股票,这些养老金的海外投资中很多都直接参与了中国的投资项目,并且收获了可观的投资回报。

目前,国内养老金资产除了全国社保基金外,其他均限于境内投资。而近年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为国内养老金的全球化配置创造了良好的契机。一方面,随着中国资本与中国技术的全球性输出,中国的养老金也可以搭船出海,为“一 带一路”战略中具有高等级安全保障、中长期稳定收益的重大基础设施投资提供稳定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通过参与“一带一 路”建设,积极尝试参与亚投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的投融资产品供给与合作机制建设,可以积累全球化投资经验,加快国际化步伐,储备国际化投资团队和人才,为全面实施养老金的全球动态资产配置做好准备。

(编辑:韩瑞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