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好好吃饭很重要

作者:奇点糕

原文标题:《好好吃饭,保健品滚蛋》

每年春节期间,全世界研究营养和健康的科学家们都会想中国人民之所想,急中国人民之所急。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这不,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Erin Michos领衔的研究团队,以及加拿大多伦多大学David Jenkins领衔的研究团队,今天分别在顶级医学期刊《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JACC)上发表重要文章。

他们在总结了近几年的最新研究之后,一致认为:维生素和矿物质(钙)补充剂对心血管健康没啥好处;对于一般大众而言,补充维生素和矿物质最好的办法是饮食[1~2]

简单地讲就是:好好吃饭,保健品滚蛋。

要不是看了Jenkins团队的论文,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原来世界上有52%的人在吃各种补剂[1]

在美国,有31%的人服用复合维生素,19%的人服用维生素D,14%的人服用钙,12%的人服用维生素C[3],美国人每年在膳食补充剂上的花费超过350亿美元[4],人均100美元。

据说,美国人之所以这么执着于吃各种营养补充剂,主要还是因为他们也知道西方的饮食习惯是不健康的[5]

然而,对于服用维生素或矿物质,以及它们的组合是否应该作为预防或治疗心血管疾病(CVD)的补充剂,仍然没有达成普遍共识。

只有加拿大癌症协会建议,如果患者的医生同意,患者可以服用补充剂(例如,秋冬季服用1000IU维生素D)[6]

不过,国际上普遍推荐的是:好好吃饭是健康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例如,美国膳食指南咨询委员会2015年的科学报告,在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方面没有推荐补充剂,而是推荐了3种饮食模式:第一种是低饱和脂肪、反式脂肪和红肉,但高水果和蔬菜的健康饮食;第二种是地中海饮食;第三种是素食。

加拿大卫生部强调,营养元素应通过健康的饮食模式获得,例如植物性食物,尤其是植物性蛋白质,但对补充剂的使用也没有建议。

此外,瑞典、英国、比利时和中国等的饮食建议,都日渐偏向含维生素和矿物质丰富的植物性食物。

既然如此,那Jenkins团队的研究,究竟是意欲何为?

其实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美国预防服务特别工作组(USPSTF)发布的补充剂使用证据[7]和指南[8]距现在也有七八年了,这期间有很多新的研究出现了,那么我们关于补充剂的态度会不会因此改变呢?

Jenkins和他的同事又把所有的研究翻了一遍,最终找到了35个新的研究。

最终他们从这些研究中提出了4种常用补充剂(复合维生素、维生素D、钙和维生素C)的数据,以及相对应的全因死亡率、心血管疾病死亡率和心血管疾病总风险或相关结果(如心肌梗死或卒中)。

总的来看,这些新的研究放在一起看,还是表明:复合维生素、维生素D、钙和维生素C均未对心血管结局产生显著影响。

也没有一种补剂对全因死亡率有影响。

维生素和钙与心血管健康

其中维生素D的研究是最多的,不过总的来看,补充维生素D既无益又无害。补充和不补充的相对风险(RR)是0.99,且没有异质性。研究人员认为,这些研究质量高,能让我们心服口服地相信,维生素D对全因死亡的效果是0。

需要指出的是,新的证据表明B族维生素叶酸和B族复合维生素可减少卒中,然而同为B族维生素的烟酸却会增加全因死亡率。

B族维生素与心血管健康

那么唯一对心血管疾病有益的B族维生素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个关键的研究来自中国。它的名字叫中国脑卒中一级预防研究(CSPPT研究)[9],这个研究表明,每天补充0.8mg叶酸可以减少卒中和总心血管疾病。

尽管如此,Jenkins团队还是认为,叶酸水平也可以通过食用叶菜和全谷类谷物来提高,而且与补充剂中使用的合成叶酸相比,从食物中摄取叶酸可能具有优势,因为补充剂中使用的叶酸可能与较高的前列腺癌风险相关[10],未代谢的叶酸可能与结肠癌风险相关[11]

该图片由Ulrike Leone在Pixabay上发布

总的来说,即使是近几年的新研究也表明,定期服用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多种维生素、维生素D、钙和维生素C)对心血管疾病或全因死亡率没有总体益处。

在Michos团队的论文中,他们也指出[2]:尽管维生素D补充剂对心血管健康无害,但由于RCTs研究证明补充无益,因此不鼓励为了心血管健康补充维生素D,而是赞成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如特定食物和适度的阳光照射来优化维生素D状态。

此外,Michos团队还发现[2],一些关于补钙的观察性和RCT研究提示其有潜在的心血管损害。因此,补钙应谨慎,争取从食物中获得钙的推荐摄入量。

维生素D和钙与心血管健康

当然,很多人补充维生素D和钙的人是为了骨骼健康,虽然这个主题不在本次研究的讨论之列,但是就在最近三四年,大量重磅研究表明,补充维生素D和钙不能预防骨折[12~14]。甚至还有研究发现过量补维生素D,骨质更疏松[15]

虽然有很多人难以接受这个结论,但事实可能就是如此。

综上,本奇点糕建议,咱们还是好好吃饭吧。

参考文献:

[1].Jenkins D J A, Spence J D, Giovannucci E L, et al. Supplemental Vitamins and Minerals for Cardiovascula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JACC Focus Seminar[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2021, 77(4): 423-436.

[2].Michos E D, Cainzos-Achirica M, Heravi A S, et al. Vitamin D, Calcium Supplements, and Implications for Cardiovascular Health: JACC Focus Seminar[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2021, 77(4): 437-449.

[3].Kantor E D, Rehm C D, Du M, et al. Trends in dietary supplement use among US adults from 1999-2012[J]. Jama, 2016, 316(14): 1464-1474.

[4].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food/most-dietary-supplements-dont-do-anything-why-do-we-spend-35-billion-a-year-on-them/2020/01/24/947d2970-3d62-11ea-baca-eb7ace0a3455_story.html

[5].Czeizel A E. CHAPTER TEN: TAKE A MULTIVITAMIN FOR INSURANCE 1[J]. Eat, Drink, and Be Healthy: The Harvard Medical School Guide to Healthy Eating, 2011.

[6].https://www.cancer.ca/en/prevention-and-screening/reduce-cancer-risk/make-healthy-choices/eat-well/should-i-take-a-vitamin-d-supplement/?region=on

[7].Fortmann S P, Burda B U, Senger C A, et al. Vitamin and mineral supplements in the primary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cancer: an updated systematic evidence review for the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J].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3, 159(12): 824-834.

[8].Moyer V A. Vitamin, mineral, and multivitamin supplements for the primary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cancer: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J].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4, 160(8): 558-564.

[9].Huo Y, Li J, Qin X, et al. Efficacy of folic acid therapy in primary prevention of stroke among adults with hypertension in China: the CSPPT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2015, 313(13): 1325-1335.

[10].Pieroth R, Paver S, Day S, et al. Folate and its impact on cancer risk[J]. Current nutrition reports, 2018, 7(3): 70-84.

[11].Rees J R, Morris C B, Peacock J L, et al. Unmetabolized folic acid, tetrahydrofolate, and colorectal adenoma risk[J]. Cancer Prevention Research, 2017, 10(8): 451-458.

[12].Grossman D C, Curry S J, Owens D K, et al. Vitamin D, calcium, or combined supplementation for the primary prevention of fractures in community-dwelling adults: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J]. Jama, 2018, 319(15): 1592-1599.

[13].Kahwati L C, Weber R P, Pan H, et al. Vitamin D, calcium, or combined supplementation for the primary prevention of fractures in community-dwelling adults: evidence report and systematic review for the US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J]. Jama, 2018, 319(15): 1600-1612.

[14].Zhao J G, Zeng X T, Wang J,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calcium or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and fracture incidence in community-dwelling older adul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Jama, 2017, 318(24): 2466-2482.

[15].Burt L A, Billington E O, Rose M S, et al. Effect of high-dose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volumetric bone density and bone strength: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2019, 322(8): 736-745.


来源:奇点网(ID:geekheal_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