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不合就掀桌?发怒完“后悔值”爆表的人还有救吗?

易怒是一种因为别人眼中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心烦意乱的情绪倾向。爱人问你工作还顺利吗,他们询问的方式会惹得你怒气填胸;父母餐前又摆错了刀叉的位置,而你说了不止一次叉子应该摆在左手边。紧接着,他们大叹一口气,把餐具一把拨到地上,对你说道:有本事自己摆!这种批评算是最“微不足道”的了,而且,严格说来,无可非议。但是,听这话的人可就恼羞成怒了。

怒气无处不在,我们在日常的集体生活中为此付出了高昂的成本,因此我们应该“好事儿”一点儿易怒之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们究竟为什么一点就着?对此,我们不应该责备他们因为一些“小事”就勃然大怒,而是应该帮助他们搞清楚其中缘由。事实上,惹得他们大动肝火的那些事儿一点也不“小”。

第一步首先要搞清楚恐惧与怒气总是“出双入对”的。多数突发怒气的背后不过是想要教导对方,但是用了一种“笨拙”的方式。

我们想要指出对方做得不合适的地方,能看到的缺点就觉得必须要评论一番,不过,我们熟知的方式都是性急地一股脑全倒出来。用词不当,甚至尖酸刻薄,对方一点也不相信我们所给建议的诚意及其合理性。父母作为“受教”的一方,面对的是尖酸刻薄、毫无意义的人身攻击,而不是充满关爱的试图解决生活中共同遇到的麻烦事的轻声细语,他们当然会瞬间转为冷漠脸,竖起防御盾牌。

教师情绪平静的先决条件是不看重一堂课的成败。老师当然希望学生课业顺利,但要是有个学生频频过不了三角学这门课,归根结底就是学生自己的问题了。老师不会因此发怒是因为个别学生没那么大的威力能影响老师的生活。所幸的是,结果表明,正是不患得患失,老师才可能取得教学成功。

不过,又气又怕的恋人可不适用这一招。他们会不由自主怒目切齿地“发表演说”,伴有“灾难”级别的动作——把门摔得砰砰响,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失去了理智,变身“恶魔”——虽然对方轻易下得都是这种结论——而是因为内心的恐惧;他们害怕在这个世界上与自己共度余生的那个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自己想说的是什么,无论如何也学不会如何摆餐具,或是何时叫的士比较合适。

人们生来便知道,教导孩子时,起作用的只有无尽的关怀与耐心:万万吼不得,这是个技术活儿,一句批评得配十句赞赏,还要给孩子充足的时间自己消化……

可惜的是,在爱的课堂里,这些智慧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因为威胁升级只会适得其反。当自尊之躯被伤得千疮百孔,颜面扫地之时,我们只会无理取闹,逃避责任,看不清自己的弱点。

人们抱怨,易怒之人总是“小题大做”但是透过这些“标志”,我们知道了一个小细节是如何说明严肃大事件的。杂物放在不该放的桌子上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意味着你爱人不在意家庭生活的章法,总是乱哄哄、脏兮兮的。再就是,“今天过得如何”这个问题更像是一种审问,会让对方觉得没有隐私而言,还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因为鲜有人能顺顺利利地过完一整天。

理想的解决办法是着眼于大局。生活的全部哲学都在看似琐碎的争吵的表面下晃动碰撞,暗流涌动。压抑相互矛盾的存在概念的争论会外显为怒气。我们应针对更宏观的主题进行争论。

人们在讨论过程中甚至可能会“面对”一个有关人际关系的永远会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实——对方不是你自我的延伸,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理解你传递的信息。他们也是世间最令人惊叹的作品,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有自己的思想,对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有一套令人费解、微妙偏执、无法预料的理由。

这一“解码”过程需要时间,可能是半小时,也可能需要苦思冥想,理清一些事情的头绪,但在当时看来似乎更应当做出即时反应。

因为疏忽,我们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每一场以僵局收场的冲突都是一条堵塞的毛细血管,“爱之血”无法流回心脏。虽说情绪暂且会找到流动的通路,但随着未解的心结越来越多,路会堵,信任和宽容也会越来越少。

最后一点。怒气可能和睡眠或是食物有关:婴儿哭闹时,我们很少会觉得有必要大谈特谈培养自制力和判断轻重缓急的能力的重要性。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担心婴儿的智力水平还达不到那个程度,而是因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心知肚明。我们知道这些举动是他们“做”出来的——一点儿小事儿惹得宝宝不开心了——他们不是在闹觉,就是饿了、热了,或是消化不良了。

然而,事实是同样的心理因素每天都在影响着我们。累的时候更易怒,饿的时候一点就着。但是,把我们在孩子身上学到的经验教训转移到成人身上简直难于上青天,不管他是一个有着企业管理学位的人,还是有飞机驾驶执照的人,亦或是已经和我们结婚三年半的另一半,都不会太容易。

我们应当努力尝试去看到易怒情绪的真面目——易怒之人往往困惑不解,不善言辞,羞于让我们知道他正遭受着什么,也不愿让我们知道他们急需帮助。我们应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END——

原文标题:On irritability

原文链接:http://thephilosophersmail.com/virtues/on-irritability/

译者:ChristinaHunt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来源:译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