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减肥?可能真的要靠吃!

作者:Cass R. Sunstein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大力支持的《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中包含一个条款,其中要求美国的连锁餐厅必须明确标示食品中的卡路里含量。其主要思路是,如果消费者被告知这一点,他们就能减少热量摄入,并有助于改善健康状况。

遗憾的是,目前还不清楚标示卡路里含量是否真的大有助益。一些研究发现,消费者并未受其影响。他们还是想吃什么就点什么,毫不关心卡路里含量。虽然其他一些研究确实发现了餐饮标签对人们的饮食行为确有影响,但专家们也怀疑它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促进了健康饮食。

一项新研究发现,做一个小小的简单调整,把卡路里标示内容放在菜单选项的左侧,而不是右侧,就可能产生很大影响。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因为它对私人和公共部门无数领域的设计选择都有影响。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史蒂文•达拉斯(Steven Dallas)、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佩吉•刘(Peggy Liu)和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彼得•乌贝尔(Peter Ubel)进行了三次实验。第一次是在某大学校园的一家连锁餐厅。

他们向大约150名参与者随机分发了三种纸质菜单中的一种:无卡路里信息、信息在右侧,信息在左侧。把信息放在右侧没有效果。但是当卡路里信息放在左侧时,实验参与者点餐的总体卡路里含量减少了24.4%。

第二次实验是在线调查,约有300人参加,要求他们对菜单上的食物做出选择。大约一半人注意到了放在菜单左侧和右侧的卡路里标示内容。参与者还被要求说出什么因素影响了他们的选择(例如食品的口味、份量大小、价格、营养价值和卡路里含量)。

当卡路里标示信息放在菜单左侧时,参与者说他们会倾向于点低热量的食物。此外,他们更有可能说是卡路里含量影响了他们的选择。

第三次实验最为巧妙。研究人员招募了大约250名说希伯来语的以色列人。希伯来语的阅读顺序与英语不同,是从右向左。达拉斯和他的同事们预想到,对于说希伯来语的人来说,实验结果可能相反:如果把卡路里标示信息放在右侧,影响会更大。

和第一次实验一样,参与者被分成三组,分别随机给了三种菜单:卡路里标示信息分别在左侧和右侧,以及无卡路里信息。和第二次实验一样,参与者也被询问了是什么因素影响了他们的点餐。

当卡路里标示放在菜单左侧时,说希伯来语的人不受影响;在无卡路里标示信息的情况下,点餐中的卡路里含量是相同的。但是当卡路里信息放在右侧时,实验参与者点餐的卡路里含量明显减少。

下面是对这些发现的简单解释:人们最先看到的内容具有很大影响。如果他们先看到“芝士汉堡”,可能会想,“这正是我想要的!”如果他们随后立即看到“300卡路里”,可能会想,“好吧,但我就是想吃!”

如果先看到“300卡路里”,他们很可能会想到“热量太多了。”随即再看到“芝士汉堡”,可能会想,“好是好,但热量太多了。”换句话说,我们最先在菜单或其他地方看到的内容,可能会让我们产生联想,在我们对所看到的第二、第三和第四项内容进行判断的时候起到决定性影响。

正如论文作者所强调的,他们得出的只是初步结论。样本数量相对较少。第二和第三次实验涉及的是调查而不是实际行为。如果人们只在乎进餐体验,或者最看重进餐体验,那么卡路里标示无论放在哪里都可能完全不起作用。

尽管如此,这些发现足以证明后续研究的必要性,也为私营部门、各个城市和州开展的旨在测试卡路里标示内容放在左侧是否会产生更大影响的实验提供了依据。鉴于对公共健康的潜在助益,这些实验应及早进行。

这其中体现了更具普遍意义的道理。行为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强调了“假定不相关因素”即设计细节的重要性——虽然它们不应产生影响,但却关系重大。如果一种菜品列在菜单或者某种形式的列表的第一项,人们更有可能选择它。(是的,经济学家也是这样做的,他们经常要在所属领域的高技术含量论文中进行选择。)

行为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泰勒

在私营和公共领域,人们有时会失望地看到,他们在健康、安全和财务等方面的计划几乎完全不会像想象的那样能得到有效落实。原因之一是他们没有问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人们会如何处理信息?只要问了这个问题,就能为解决紧迫问题指明方向。

撰文:Cass R. Sunstein 编辑:林一丹、张潇潇 翻译:王忠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