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的饮食更健康、更多元化

英国《金融时报》全球教育编辑 安德鲁•杰克

日本饮食的许多特点都帮助解释了其国民的长寿,尤其是蔬菜与谷物占比远超饱和脂肪和加工食品这一点。另一个少被谈及的特点是其多样性,这也带来了许多益处。

当一位日本友人还是孩子时,她的家人就告诉她,一日饮食应该包含25种原料、颜色和质地。她的饮食不但有趣而健康,而且反映该国均衡的食品生产系统,并支持了该系统的进一步发展。

放眼全球,饮食习惯的走向则恰恰相反,消费过度的同时,却是消费选择变得更狭窄、标准化、工业化、不适当。全球10亿人口忍饥挨饿,却有两倍的人吃了太多错误的食物。

用于家庭聚餐和交谈的用餐区消失了,甚至厨房都不见踪影,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大人和孩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对着外卖狼吞虎咽,各吃各的。

基本烹饪知识衰落了:小学的“家政课”被抛弃;餐饮课程聚焦在理论、健康和安全上,却不让学生尽早真正开始烹饪。电视烹饪节目数量上升,与其相反,人们花在厨房里的时间减少了。更富裕的国家中消费者(包括社会中最穷的很多人)外食次数更多,也花更多钱在高盐、高添加剂、包装繁复的速食食品上。

一定程度上,这是女性地位上升这一积极趋势的副作用。女性有了更多经济机会,于是减少了花在采购和烹饪上的无偿时间,要她们这样做的社会压力也降低了。这也是各种意义上说不断加强的“快”餐循环的后果之一。

这些趋势带来了后果。加工和工业化食品增加了罹患心脏病、癌症和其他疾病的风险——这已经开始逆转在以美国为首的国家中预期寿命的增长。一项对大约4.5万法国居民为期近十年的研究表明了加工食品与死亡率的联系。

1月,《柳叶刀》(Lancet)的一份关于来自可持续食物系统的健康饮食的委托报告估计,不健康的饮食是每年全球高达1100万例可避免的过早死亡的原因,比不安全性行为、酒精、毒品和烟草加起来的致病致死风险还高。

食物的生产也对地球有影响,导致了气候变化及化学污染。农业占全球用地的40%,温室气体排放的30%,淡水使用的70%。考虑到可观的食物浪费,这其中包括许多不必要的生产。

对食物和特定饮食的需求只依赖少量品种的产品,因此降低了生物多样性,产生新的弱点。自然生态系统被转化为耕地和牧场,威胁到了野生物种的生存,耕种所用的氮和磷杀死了海洋生物。

上个月,一份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报告指出,40种牲畜为人类提供绝大部分的奶、肉、蛋,而其他许多物种则面临危险。在超过1.4万种可食用植物中,人类只食用150至200种,而人类摄入的60%的热量来自大米、大麦和玉米这3种作物。病害可能导致严重的供应问题。

气候变化将减少低纬地区的产出,一些预估表明,到2050年,这将导致非洲和南亚平均减产8%。农业生产本身则使这个问题雪上加霜。

然而,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人们也愈发失去了他们与农村地区和农业的联系,因此更意识不到他们对食物渐增需求的影响、为满足该需求而用的农业生产方式和造成的伤害。

逆转该趋势并不容易。政府和监管者必须加大干预,从投资基础教育、鼓励烹饪和更好的营养,到更严格地监管对不健康食物的宣传,以及对不健康的原料征税。

食物价格应反映它的真实成本,其中也包括现今生产方式带来的更广泛的环境负担。公共机构——包括政府部门、学校和医院——应以身作则,为员工和访客提供更健康的餐食。

农业食品公司需要投资开发更为集中、但对生物多样性损害更小的生产方式,也需要大量投入开发更抗气候变化的新作物品种。餐馆和超市需要减少浪费,其中一条途径是售卖合适的分量。

大众也要负担责任,减少肉和乳制品的摄入,改变偏好,减少浪费,通过一起烹饪和进餐欣赏“慢食”的价值。

正如《柳叶刀》委托报告的总结,如果不以更有想象力、更多样化的饮食和其他方法去更健康地用餐,最后我们的饮食会和地球一样贫乏。与其这样,不如全家对着刚出锅的饭菜围桌叙话?

安德鲁•杰克(Andrew Jack)是英国《金融时报》全球教育编辑。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