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就是这么脏

文|叶部首

一个全球模范城市,是这样沦落的。

七八十年代,刚富起来的日本人,蜂拥巴黎朝圣,拍照留念,排队买包包,但是,部分人会眩晕、冒汗、心悸甚至精神崩溃。

1986年,日本心理学家Hiroaki Ota将之称为巴黎综合症。

研究发现,日本游客的巴黎综合症,是因为现实与想象之间落差过大,游客们精神上无法接受巴黎居然是这样。

巴黎,城市的榜样。全球有40多座城市因为漂亮被冠以巴黎之名,比如上海和哈尔滨曾被称东方巴黎。

今天,朝圣者在巴黎最先闻到的,不是香水,而是弥漫全城的尿骚,钻进香榭丽舍大街两侧的小巷,你会直接穿越到印度。

日本驻法大使馆统计,每年至少有20例以上的巴黎综合症。忍无可忍的日本游客,会当义务清洁工。

这才是真实的巴黎

提起巴黎,你眼前会浮现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但是,这些经典标志物全球仿冒,巴黎应该换新的视觉形象了。

下面这种巴黎街头常见的装置,其他城市并无仿冒,你能猜到它是做什么用的吗?

这是露天男用小便池。

巴黎全城只有140座公厕,而面积相同的北京二环内,公厕约有2300座。为缓解如厕难,巴黎人有两个发明:找厕所APP和露天男用小便池。

巴黎还有一种常见装置,齐腰以下高度,是镜面反光材料,你能猜出它是干什么的吗?

这种装置叫防止墙根撒尿保护器,有了反光镜,那些喜欢对着墙根撒尿的人,没法再背对着人撒尿了。

西方很多城市的骑警让人印象深刻,而巴黎街头的特色骑手,穿着绿色制服,手持特殊装置,巴黎人叫他们「便便先生」。

「便便先生」拿的是真空泵,是吸狗屎的。巴黎有30万条狗,每年生产7000吨狗屎,相当于埃菲尔铁塔的钢材重量。

另外,巴黎现有8万只鸽子,它们活下来,主要是靠垃圾桶上自力更生。鸽子的便便清理起来更难。

巴黎至少还有800万只老鼠,它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下图草地上幸福晒太阳的老鼠一家子,是在埃菲尔铁塔脚下。

老鼠每年消化掉近30万吨城市垃圾,也算是对巴黎环境卫生的一点贡献。

1984年,巴黎新桥附近的管道工觉得下水道里的老鼠好像变少了。直到妇女节的前一天,消防员接到报警,才在新桥下发现一位默默灭鼠的英雄:鳄鱼。

如今,这头传奇鳄鱼在布列塔尼瓦讷市养老,当地动物园完美还原了当年它的生活环境。

巴黎是座宽容的城市,大约三万名流浪汉散布在火车站、地铁站、公园,徜徉街头,你很容易看到他们,闻到他们。

巴黎是个烟灰缸,每年巴黎街上的烟头约350吨,相当于17亿5千万根。

落伍的老模范

城市脏乱差,北京人喜欢怪罪「王德彪」,上海人喜欢怪罪「硬盘」,但巴黎人才最有资格怪罪外地人。

巴黎市(小巴黎)人口221万,面积105平方公里,人口、面积刚好与北京东城区加上西城区相当。

巴黎市2017年接待外国游客1610万,是北京的四倍(390万),全中国2017年的国外游客也只有2917万人。

素来不以热情、好客闻名的巴黎人,一直觉得巴黎这么脏,是外地人太多且不讲卫生的缘故。

巴黎是美丽、时尚的代名词,因为现代城市是巴黎定义的:第一个邮政系统、第一个公共交通系统、第一个路灯系统都出现在巴黎……

因为巴黎有个艾菲尔铁塔,于是东京1958年也有了自己的铁塔:

然后,上海、广州有钱修塔了,也纷纷有了自己的塔。

巴黎很多街道、桥梁和城市广场的整体样貌与两三百年前完全一样。在塞纳河边,你看到的巴黎新桥和周围的建筑是这样的:

它与1850年(林则徐去世那年)巴黎明信片上绘制的景观几乎完全一样。

它虽在巴黎被称为新桥,实际上是1606年建成的,这年,未来的农民军领袖李自成和张献忠出生。

被誉为「巴黎的良心」的封闭下水系统,1894年完工,全长2400公里。1900年7月,巴黎地铁系统开通运营,当时清军和义和团正在天津抵抗八国联军。

今天,中国还没有一个城市有真正的垃圾分类,但下图中巴黎街头的垃圾车,运送的已经是分类垃圾了。

因为1884年3月7日,巴黎推行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垃圾分类政策:

所有房东必须为房客提供三个带盖容器:一个装易腐烂的厨余垃圾;一个装纸和破布;还有一个装玻璃、陶瓷和牡蛎壳。

但先行者会落后于时代。巴黎人均垃圾生产量持续上升,1980年代,每年就接近半吨,而且垃圾构成中,塑料、纸张占比急速增长。

·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纸张(蓝)、塑料(绿)在巴黎垃圾中的比例一路飙升,今天占用垃圾量的四成

当年巴黎领先世界的系统今天很难彻底推倒重来。今天最先进的城市公共卫生系统的标杆,已变成2002年竣工的东京「首都圈外围排水系统」。

但是,巴黎满地垃圾、满墙涂鸦、尿味熏天,并不都能怪系统老旧、外地人太多。

不是我们不努力

巴黎的公共卫生一直是政要们的重点议题。

1970年代,希拉克任巴黎市长,曾发起大规模「爱巴黎卫生运动」,巴黎环卫系统的竹绿色,就是希拉克的遗产。

「便便先生」是整治狗屎专项运动的产物。看到狗屎,拨打电话,十五分钟后「便便先生」就会抵达现场。「便便先生」因此得到一个昵称——「小希拉克」。

2003年,「爱巴黎卫生运动」因为得不偿失惨淡收场。「便便先生」一年就要耗费450万欧元(3600万人民币),但只收拾了街头狗屎中的20%。

2015年10月,巴黎向烟头宣战,他们学习伦敦经验,罚款从35欧元升到68欧元。带灭烟小平台的新式垃圾桶,覆盖全城。

但是,新式垃圾桶很快都变成这样:

必须软硬两手一起抓!于是,「打击不文明大队」成立。巴黎来真的了。

听到砰砰有人敲门,窗外是呈战斗队形展开的纪律部队,清一色深蓝制服、战斗帽、黑马甲、短皮靴、皮手套——反恐特种兵?

不,这是「打击不文明大队」上门执法:「夫人您好,你家垃圾桶满到盖不上,罚款!」

「打击不文明大队」由巴黎市长直接管辖,下设「飞行大队」。这是一支精英部队,由原属巴黎警察署署长领导的1800名巴黎警戒员和预防、安全与保护局的人员组成。

2017年,巴黎市政派发了108452张卫生罚单,比2016年几乎翻倍,成就斐然。但2017年因此增加了7000个清洁工。为严查烟头,增加了近3000个检查员。

2018年6月,因为巴黎的卫生问题,社会党元老雅克朗和现任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就在推特上吵了起来。

雅克朗:亲爱的@安娜•伊达尔戈,我刚从东京回来。你真应该去那儿呆几天。看看模范式的整洁,巴黎应该可从中获得启示。

为了回应责难,安娜•伊达尔戈市长直接换上黄背心上街大扫除去了。

巴黎不可能像东京那么干净,也许有一万个理由。其中一个理由,你站在大街上就能看到。

巴黎环卫工是世界上最文艺的环卫工:他们往往头戴耳机,手端咖啡,累了抽支烟,边劳动、边享受。

巴黎缺少足够的环卫工人,而他们的工作量严重不饱和。

巴黎环卫系统分为市政公营和私人公司两部分,20个区中10个区归市政管理,剩下的一半由三家私营公司打理。

· 绿色区域属于市政,其他是私企

公营部门分到的是最好的区和最烂的区。富人扎堆的第8区和16区,垃圾堆里有半新的家用电器、iphone手机,东边移民扎堆的第20区,垃圾堆里针头多。

私营机构分管的地方总是更干净一点儿,但公营部门的环卫工人才是典型的法国劳动人民:几乎所有罢工都是公营的10个区发起

为什么公营的环卫工反而更爱罢工?

劳动人民的祖国

法国是劳动人民的祖国。

1998年6月,法国通过周35小时工作法案,再加上35个法定带薪节假日,算下来,法国人每年仅工作188天,而中国每周40小时工作,11天法定带薪节假日,每年工作250天。

减少工作时间,不是为了让劳动者变成有闲阶级,而是为了逼雇主雇更多人,提高就业。

巴黎市政环卫部门从战后就常年编制不满,70年代的「鼎盛时期」,环卫队伍中75%是没编制的临时工。

提到编制,必须提法国的不定期(长期)劳动合同CDI(Contract Duration Indeterminée)。2016年法国劳工法改革之前,CDI就意味着铁饭碗。

从1973年7月起,CDI便成为法国劳动合同的原则:只要没有特别签订其他类型合同(CDD定期合同、CDT暂时合同),一切劳动合同原则上都是铁饭碗,没有字面合同都行。

如果没有「严重」工作过失,雇主休想开掉雇员。

环卫工人能有啥「严重」工作过失?所以,巴黎永远缺少足够的环卫工人,而他们的工作量严重不饱和。

为法国劳动人民撑腰的还有工会爸爸。

1864年5月25日,法国通过《奥利维尔法》,工人们立刻建立了法国总工会CGT,还与英、德、意的工人兄弟们成立了国际工人联合会,也称第一国际。

大到产业工会、行业工会,小到50人以上企业的企业委员会,工会渗入几乎所有行业和劳动人民的日常生活。

工会领导由会员选出,企业不能开除。除了对抗雇主,他们还负责职工的旅游度假、职工孩子的夏令营、冬令营、公司图书馆、体育比赛和冲洗照片等福利。

法国电力公司这种国营事业单位,有30万员工和法国最大的企业委员会,公司收入的1%固定用于委员会预算,每年约4.07亿欧元。

它被用在380个度假中心、270个公司餐厅、5个医疗中心、两个疗养院、两个养老院,以及各种节假日礼物、集体活动、员工结婚、孩子教育补助、休假补助上。

法铁、法航、巴黎公共交通联合机构,在法国最以高福利著名。它们恰好也是法国最容易罢工的组织。工人越能当家作主,就越敢和全社会对抗

法航工人2018年2月22日罢工,当天一半飞机没能上天;4月,法铁工人罢工,法国人民立即穿越到了春运的中国。

但是,法航、法铁之怒,不过人山人海,长途旅行停摆耳,环卫工人之怒,则是垃圾成山、屎尿遍地、全城掩口色变。

当然,警察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2016年10月17号,巴黎警察罢工,香榭丽舍大街被警车堵死。

但是,虽然同为劳动人民,环卫工人很不喜欢其他劳动人民罢工游行,道理其实很简单:街头抗争不管成功与否,总是把巴黎搞得一塌糊涂;即使环卫工人自己罢工,最后收拾现场的还是自己。

以及,那些膜拜巴黎的日本游客。


来源:大象公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