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聪明人”才容易被传销蒙蔽双眼?

作者:Faye Flam

最近有一项研究,题为“相信假消息与妄想、教条主义、宗教原教旨主义和分析思维能力下降有关”(Belief in Fake News Is Associated With Delusionality, Dogmatism, Religious Fundamentalism and Reduced Analytical Thinking)。看到这个题目,人们可能会觉得,科学家总喜欢在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上做文章。按照大众的理解,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更容易上当。但在科学界,这个结论与人们普遍相信的另一个范式相对立,而那个范式受到几项有悖常理的研究的影响。这些研究表明,我们都有偏见,都会不理性,都可能被宣传、推销和胡说八道蒙蔽了双眼。

专家告诉我们,持续的非理性是生而为人的普遍特性。《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的一个专栏作家1月初提醒我们看看美国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伊特(Jonathan Haidt)做的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论述,论述的主题是人类在询证推理方面是多么糟糕。那篇专栏文章还援引经典书籍《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做论据,认为真正统治我们思想的是我们所属的社会群体、从属关系和本能,而不是证据。但这个论断会不会只适用于部分人群?是否有理由相信,所有人都不擅长推理?幸运的是,一些科学家似乎认为他们有能力进行循证推理,对于这些问题他们已经进行了调查。

加拿大心理学家高登·佩尼库克(Gordon Pennycook)承认,能发表文章证明“聪明人不大容易相信荒唐事”,这确实有点不可思议。这基本上是一篇还没有正式发表的新论文的结论,论文题目为“重新思考形成政治信仰过程中认知成熟与身份保护偏见之间的联系”(Rethinking the Link Between Cognitive Sophistication and Identity-Protective Bias in Political Belief Formation),作者为佩尼库克、本·塔潘(Ben Tappan)和大卫·兰德(David Rand)。此外,佩尼库克也是本文一开头提到的那份研究的作者,同时还是主张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受骗阵营的领导者。

对于聪明人更容易受骗的观点,这三位合著者表示质疑,因为他们认为聪明人的敏捷思维有助于其进行合理思考。这种思想流派之所以为人们所接受,不仅因为这个观点有一点绕,还因为把所有人混为一谈的观点带有政治正确的感觉。

这种思想流派的诞生一定程度上源于耶鲁大学研究员丹·卡汗(Dan Kahan)。他做了一些受到广泛重视的实验,实验结果表明,人们对于气候变化与核能等问题的看法几乎完全取决于政治派别。

我曾就卡汗的研究写过一篇文章,文章里提到,有一项研究“表明越擅长数学和推理的人,其观点越有可能与意识形态保持一致,哪怕那些观点中包含造物论等不科学的想法。”

佩尼库克称,他在一定程度上同意卡汗的看法。这个看法与佩尼库克的研究结果并非水火不容,但只适用于气候变化等一些主题偏技术性和偏复杂的特殊情况。在普罗大众看来,那些在电视上讲起话来头头是道的江湖骗子与世界上真正的专家一样博学多才。

但佩尼库克与他的同事们想知道,这种有悖常理的结论是否有更广泛的适用性。为了验证心中的疑问,他们让受试者看了一堆有真有假的新闻后,对这些新闻的合理性进行评价。结果发现,一些人不擅长作此评价,另一些人则比较擅长;预测新闻辨别能力最准的是“认知反射测试”(Cognitive Reflection Test)。

这个测试会问一些这样的问题,比如“球拍比球贵1美元,球拍和球一共1.1美元。请问球多少钱。”测试得分较低与宗教教条主义、迷信、阴谋论和被佩尼库克称为“伪真诚”的假格言有关。

哪些人相信假消息以及为什么要相信假消息?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会触及到美国民主的根基。所有人都知之甚少的观点还印证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及其政府挖出的“后真相兔子洞”(post-truth rabbit hole)。那些花了一辈子时间研究某个问题的专家,如果他们的理性得分和我们一样是不及格,那为什么我们要听他们的意见建议?为什么还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去把问题搞明白?

也许,因为真相就在那里。在《网络宣传》(Network Propaganda)这本书里,一群哈佛研究人员分析了数千个社交帖子,以证实美国政治领域中虚假和误导性信息的影响力。他们还澄清了一个不实之论,即左派和右派党羽同样都受到谎言的影响。他们说,数据显示,问题主要集中在右派身上。

这并不是说,善于发现假消息、在认知反射测试中成绩优秀的人比不善于发现假消息、测试成绩糟糕的人更聪明。正如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很久以前在他经典的《为什么人们相信稀奇古怪的事情》(Why People Believe Weird Things)一书中所论证的,创造力旺盛的人(甚至一些知名科学家)可能会产生错觉和妄想,有时还可能相信占星术或阴谋论。

这不仅仅是认知问题,可能还涉及性格和心理健康等因素。对此,佩尼库克也表示赞同。实际上,生活里不仅有舍默书中所提到的那些既有创造力又爱妄想的人,还有一些既聪明又自恋的人,后一种人坚持认为,所有的气候科学家都是白痴。

有些人可能到现在仍以为上面那道题的答案是,球的价格为10美分,同时还洋洋自得地以为,别人肯定笨得没有立即算出结果。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撰文:Faye Flam 编辑:林一丹、周京隆 翻译:丁虹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