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众人寿戴皓:提案剑指保险行业“不公”

全国两会开幕一周,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直抒胸臆,其中,如教育公平、就业公平等对于“公平”的呼声越来越高。合众人寿董事长戴皓的四份提案中,有项提案剑指保险行业中存在的不公平现象,小到保险业营销人员的个税问题,大到养老服务产业的环境问题。

“关于保险营销员的提案,是结合总理关于解决最低层收入,解决收入不平等的问题而写的。保险营销员是比较辛苦的,然而他们的收入甚至连农民工都不如。”戴皓表示,收入本来就不高,还要承担很高的税负,这是不公平的现象。

而另外一种“不公平”的承受者是保险公司本身。“我这次提养老的最关键问题就是养老领域再也不能建立两个轨道了”,戴皓说,以前有个养老服务产业,现在出来个养老产业。养老服务业什么(税费)都不用交,房子也是政府拨的,福利政策都有;而养老产业什么(税费)都交,这就没法竞争了,怎么竞争?

“主力军”困惑

目前,全国保险营销员人数约为300万人,占全国保险从业人员总数的75%;营销员创造的保费收入,在2013年寿险和产险中分别占56.7%和20.4%。

不管从人员数量还是其所创造的价值来看,保险营销人员都是保险业的主力军。然而,在保险业进入发展的黄金时代之际,营销员队伍的问题却日益暴露,呈现出“年龄大、学历低、收入低、流失快、社保缺失、增长乏力”的尴尬局面。

实际上,这几个问题是互相交织和影响的。根据合众人寿提供的数据,2011年至2013年,营销员年平均收入26243.4元,月均2186元,约为我国城镇非公企业从业人员月平均工资4289.5元的一半。与公务员的低工资好福利不同的是,截至2014年5月,42%的保险营销员连社保都没上。

而这种低薪、福利差的待遇,导致了整个保险营销员队伍极其不稳定而且增长乏力,2011-2013年全国有508万人次加入营销员行列,同时又有502万人次流失;2011年以来,保险公司增加20多家,营销员仅仅增加5万人。不仅如此,留在营销员队伍的群体还呈现出“年龄偏大、学历偏低”的特点,目前,保险营销员队伍中,40岁以上的占39%,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占66.4%。

昔日红极一时的职业,缘何今日如此尴尬?在戴皓看来,这与我国现行的税赋政策脱不了干系。

保险营销员微薄的薪资却要被重复征税。根据现行税制,营销员和公司都要按月缴纳营业税,同一笔收入被征两次营业税;不仅如此,营销员同一笔收入既缴纳营业税又缴纳个人所得税。

而且,营销员作为非雇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1333.33元,远低于雇员的3500元。在这几重打压之下,营销员背负沉重赋税,到手的工资已所剩无几了。

“保险营销员是比较辛苦的。”戴皓说,收入本来就不高,还要承担很高的税负,这是不公平的现象。

为了体现税收公平,戴皓认为,应该提高营销员展业成本扣除比例。目前,我国执行的还是2006年国家税务总局所规定的,不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展业费用比例为40%。“由于竞争加剧和通货膨胀等因素,展业费用在佣金中的占比大幅提高,我建议对现行展业费用扣除比例从目前的40%提高到77%。”戴皓直言。

“双轨”待破

保险公司所投资的养老服务产业,戴晧亦有话要说。

目前养老市场存在公办和民办两种体制,公办的养老机构由政府投资,运营上享受各种税费减免以及财政补贴,因而公办养老机构价格低廉、门庭若市。而相比之下,民营市场化养老机构因成本高而应者寥寥。

戴皓介绍,公办是非盈利性的,如果民营申请公办也会有这样的政策,但只是对小型的企业,大型企业做,不可能申请非盈利性的,非盈利性的实际上也是盈利,只是赚钱的手段不同而已。

“我这次提养老的最关键问题就是养老领域再也不能建立两个轨道了”,戴皓说,以前有养老服务产业,现在出来个养老产业。养老服务业什么(税费)都不用交,房子也是政府拨的,福利政策都有;而养老产业什么(税费)都交,这就没法竞争了,怎么竞争?

“所以我们建议,不要搞双轨制,双轨制对整个社会的资源是一种创伤,无论是民营还是国有,都是给国家社会做贡献,能不能合在一起,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来实现。”戴皓认为,作为养老产业和服务业前期是需要扶持的,可以给予几年的政策,将来发展好了把它作为项目来调节就好了。

据了解,从国际惯例来看,以欧美为例,政府更多地投资于那些私人不投的领域,如互联网早期在国外试水时,美国就是国家在投,最后转给企业。“其实,养老产业不是科技含量很高的产业,政府可以通过采购的形式,而不是直接参与。”戴皓表示,如果政府都参与了,而政策又不一样的话,这个事别人就没法做了。从另一个意义来讲,我们整个资源就自己跟自己打,存在壁垒和不公平的行为,就做不下去了。

养老账户统筹之议

根据调查,2014年中国消费者在全球消费高档商品1060亿美元,其中在国内消费250亿美元,同比下降11%,而在国外消费810亿美元,同比增长9%。2014年中国消费者76%的高档商品消费发生在国外,中国消费者高档商品消费外流严重。

戴皓说,究其原因,主要是税负问题。我国现行税制格局中,70%的税收来自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等流转环节,剩下不足30%的税收来自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中国商品的税收是美国的4.17倍,是日本的3.76倍,是欧盟15国的2.33倍。其实,站在全球角度来看,这也是公平性问题。

除此以外,戴皓还提到一个关于公平的问题,即养老账户统筹问题。目前,个人账户跟非公经济,比如说企业账和国有政府账统一,这个统筹只是把各省级的统成了国家级。

据他介绍,实际上,在国外每个人交养老金,花剩下的最后还是返给你,同时这个投资利润也是跟个人的账户绑定。但中国对账户统筹,统完了,拿今天年轻人的钱买了国有企业的退休金。

“我认为拿别人的钱给国有企业的退休员工,这不公平,国有企业的退休员工是国有企业经营的利润和国有企业资产所有者为资产创造去买单,而不能让其他所有制、个人的钱给你买单。”戴皓坦承,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如今就业量远远超过了原来的退休量,慢慢有一天,退休的人越来越多、就业的人越来越少的时候,就业的人数覆盖不了退休的人数,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养老问题是影响国家的长治久安的问题,而且从公平的角度来说,应该还给所有人一个养老的公平,这跟每个人的利益都是有关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