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新风险和机遇的世界

Max Rudolph【北美精算师协会正会员(FSA),美国精算学会会员(MAAA),特许企业风险分析师(CERA)】作为风险管理分析、工具和技术的先驱,同时也是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鲁道夫金融咨询公司(Rudolph Financial Consulting, LCC)的创始人。他是克瑞顿大学海德商学院(Heider College of Business, Creighton University)的兼职教授,也是北美精算师协会(SOA)的积极志愿者和前董事会成员。由于他在Chartered Enterprise Risk Analyst® 资格证书方面的领导地位,Rudolph被授予SOA最高荣誉之一——总统奖。他也是一位屡获殊荣的作家,其作品经常被主要出版物引用。同时他也经常在业内活动中发表演讲。

SOA播客系列《Listen at Your Own Risk》的主持人 Andy Ferris【北美精算师协会正会员 (FSA),加拿大精算师协会会员 (FCIA),美国精算协会会员 (MAAA)】

SOA播客系列《Listen at Your Own Risk》的主持人 Andy Ferris【北美精算师协会正会员 (FSA),加拿大精算师协会会员 (FCIA),美国精算协会会员 (MAAA)】 近期与 Rudolph 促膝长谈,打造 Ferris 的另一档播客专题节目“担任高层领导的精算师”,旨在聚焦在风险管理方面不同凡响的领导者和成就者。Rudolph 和 Ferris 促膝长谈,讨论学习、领导力和新风险格局——特别是第十一次新风险年度调查,该调查由 Rudolph 撰写,并由北美产险精算学会 (Casualty Actuarial Society)、加拿大精算师协会 (Canadian Institute of Actuaries) 和SOA的联合风险部共同赞助。我们选取了访谈中的精彩片段供您欣赏。

一位终身学习者

我大量阅读。我现在正在努力学习金融系统中的高阶思维,如风险交互和复杂适应系统。我在可持续性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并且对个人投资非常感兴趣。我一直在帮助公司开发或改进它们的资产负债管理和企业风险管理(也称作 ERM)。此外,我完成了一些大型精算专业研究项目,涉及利率、医疗保健公司的企业风险管理、系统性风险等主题。

我为 SOA 投资和企业风险管理这两个分支的教学大纲研发了诸多模块。最近几年,我一直于克瑞顿大学授课,并教授投资专业的硕士线上课程。我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是回馈大学生,所以我与玛丽维尔大学 (Maryville University) 的 Abe Goodzeit 和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University–Lincoln) 的 Sue Vagts 会定期交谈。学生会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话题,我也总能从中有所收获。

最近,我一直在尝试沟通一些 SOA 的研究项目,而播客节目是一个很棒的途径。我的很多研究都是由各部门赞助的,因此我会鼓励人们成为部门的成员和领导者,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这不仅仅是为精算师着想。过去 10 年内,我写过月度通讯,可以在网站 rudolph-financial.com 上找到,同时还能找到我的年度财务预测和年末工作表现。

三种新风险

第一种是新风险,就像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毒一样。这是从未遇到过的情况。我们的行业试图弄清楚如何处理它、它的意义是什么以及我们该如何解决。就像今天的无人机一样。我们会弄清楚,但这需要时间。

第二种是周期较长、许久未发生的风险,比如北美火山喷发。雷尼尔山 (Mount Rainier) 已经沉寂了很长时间,但它仍然有活跃迹象。新马德里断层每几百年就会发生地震,但自从19世纪初以来就未曾发生过了。

第三种是不断演变的风险。现今显著的例子就是网络风险。十五年前,我们担心电子邮件文件夹里的垃圾邮件。现在,它成了我们与电子网络和其他类型、我们愈发担心的集成网络的互连通道。

已知与未知

几年前,Donald Rumsfeld 出版了其著名的作品《已知与未知》。我们的精算师更喜欢运用已知的知识,因为可以随后审视。但后来我们进入了未知的领域,许多人称之为黑天鹅效应。即新风险和久违风险。我担心的正是我称作的已知的未知,我们有很多历史数据,但它们不适用于预测未来。比如,考虑一下长期医疗索赔:我们已经获得了一些数据,但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与收集数据时的环境有所不同。

有些风险极其罕见,做好准备来应对它们显得不切实际。没错,黄石是超级火山。没错,它在某种程度上将不再喷发。不,你不应该每周花上80小时制定一项竞争方案,仅仅是为了应对此类突发情况。你真正想要关注的是与业务连续性相关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可以在多个风险同时或独立发生的情况下提供帮助。例如流行病、流感爆发,或当地有龙卷风来袭或遭受洪涝灾害或电网瘫痪——诸如此类的情况,此时你需要设置远程工作方式,启用备用系统,展开后续计划。很多人都会谈论新风险。我的不同之处在于,我看的更长远一些。许多新风险调查都关注一至三年的战术时限。我并没有说那些不重要,但我认为这些不是新风险。如果你身处业内,这些应该是你正在处理的事情。我开展的此类项目的时间跨度要长得多——至少要十年。

在最近的调查中,我们会从今年的角度关注2050年。短期内,你希望能够尽可能地量化这些风险,而且能从更为正式的角度去处理。随着你进一步的发掘,定性分析会更有用。接着,当你越来越接近时,你可以为事件设定一些数字和特定场景。

新风险调查

第一次调查是在2008年的春天,差不多是在金融危机初期贝尔斯登被接管事件发生的同时,我们获得了一些优质数据。2008年秋季,我们在第二次调查中获得了更优质的数据,差不多是在雷曼兄弟公司被接管事件的同时。从那以后,我们每年秋天都会做此类调查。我们从世界经济论坛 (World Economic Forum) 定义的23项风险着手,而多年来为了保持一致性,我一直在进行微调。我们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数据点,对风险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

23项风险可划分为五类——经济、环境、地缘政治、社会和技术。但已发生一些演变。我们在报告中也记录了这一点。目前,我正在进行第11次调查,该调查是我们在2017年秋季编制的。我定量地分析了当前最高风险和五大新风险结果的趋势。在这五大新风险中,我们致力于找出最高新风险。然后我们寻找两种风险可能同时作用的风险组合。让从业者的角度着眼于何为有效、何为无效,这很引人入胜。有时你遇上合适的调查时机,这很幸运。你可能还记得孟买连环恐怖袭击。它发生于调查开放期间,但大部分数据都已经得以收集。随后得到五项机构的回复,所有这些机构都将恐怖主义列为他们的前五大新风险之一。有几家将其列为整体新风险。而在之前的回复中,几乎没有机构将恐怖主义列入前五名。这为我们展示的恰恰是我们正在寻找的认知偏误之一——近因偏误。

自第一次调查以来,联合风险管理部门每年都会赞助这项调查,这非常有帮助。介于加拿大精算师协会、北美产险精算学会和北美精算师协会,这笔资金支持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进行研究,以得到正确的结果。我每年都会转储所有的调查数据,所以如果有人想要查阅并自行分析,这很容易。(如要下载数据,请转到 SOA.org 风险管理研究部。)

一位终身学习者

在最近发布的调查中,连续三年蝉联的最高风险都是网络风险。我们有200多名受访者,其中53%的人将网络风险列为他们认定的五大风险之一。我们拥有65%的网络峰值,我认为部分受访者抱有这样的疑问:网络风险真的还在不断发展演变中吗?或者它真的需要成为我们常规风险的一部分吗?

第二是金融动荡。我们有44%的受访者将其列入,这很有趣。在目前的调查中,截止 2017 年秋季,由于 VIX 指数大幅下跌,金融动荡跌出前五。今年金融动荡重新爆发。当它变化如此剧烈时,我将它看作反向指标。

第三是恐怖主义,40%的受访者将其列入,这代表了地缘政治类别。一般来说,地缘政治类风险遵循美国的选举周期,在偶数年会有所飙升。在目前的调查中,实际上相较于过去,这类风险在奇数年和现任总统上任的第一年的出现频率更高。

去年排名第四的是技术风险,34%的受访者将其列入。包括物联网、无人驾驶汽车、纳米技术等与网络有所区别的事物。

最后,第五个——去年经历了大幅跃升——即全球性转变。这反映了民粹主义兴起的不确定性。我们得到了很多关于特朗普和民粹主义以及欧洲现状和移民事件的旁注。去年它达到了30%。今年它不是前五名,但仍然比前几年高很多。每年我都会感到惊讶。

组合风险的影响

我要求受访者提供两种可能以某种方式相互作用的风险,我们会要求受访者提供三组风险组合。这些风险可以相继发生相互作用——A 然后是 B——比如气候变化导致淡水缺乏。显而易见的是恐怖主义与能源价格冲击的组合。调查中整体头号风险是恐怖主义和网络风险的组合,任何人可能都不会对此感到惊讶。

第二是网络风险与技术风险的组合。例如,如果有人非法侵入无人驾驶汽车,会怎样?我们要做的是确定其中的一些风险,让具体风险相关的专家发起更多讨论。

去年排在第三是金融动荡与全球化的组合。民粹主义、移民挑战等此类问题出现时,同期市场反应非常平静。

第四是资产价格暴跌和金融动荡的组合。这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我们的很多受访者都是精算师,同时也是风险经理。我们倾向于更多地从经济方面的观点看待,尽管我们确实试图引入了一些具有国防、制造、学术或其他背景的人来获取各种观点。

排名第五的是我花了很多时间试图弄清楚的——中国经济硬着陆以及资产价格暴跌的组合。在调查初期,这个组合是人们每年选择的最高风险之一。它的排名正逐渐下降。我认为风险仍在,这让我很想知道它是否会在某个时刻成为反向指标。但事实是它仍然出现在组合风险中,这让我们知道它仍然是风险经理担心的问题。

最新调查的主要结果

首先,网络风险仍然排名第一,但其他排在前五位的风险排名有些波动。正如我所提及的,金融动荡跌出前五。市场活跃度增加了一点,而且随着 2018年动荡的重新爆发,2018年秋季的调查结果将会很有趣。

第二个关键结果是对全球经济回暖的展望。我们每年都会问全球经济能否回暖这个问题,这可能是有史以来预期最好的一年。

第三,地缘政治类风险排名第一,但它并未遵循选举趋势。我认为这反映了当前并不稳定的政治环境。

接下来,作为新风险的实践者,第四名可能是我最感兴趣的。每年我都会轮流提出的一个问题,今年的问题是:“想想距今约30年,即2050年的新风险。你认为那时的最高风险是什么?”我不确定会发生什么,但我得到的数据依然说得通。能够感知到的经济风险会减少,因为它们往往呈现出周期性。环境风险,如气候变化,以及社会风险,如人口流动,这类风险将上升。在接下来的30年里,这些风险将更加重要。这真的很有趣。

应用洞察力于新风险中

我努力将这项调查的重点放在内容上,供从业者从中获益。我们与其他从业者分享用于环境扫描的内容,其中包括了从咨询业新风险 (Consulting Emerging Risk) 报告到全球风险报告 (Global Risk Report)、《Smithsonian 杂志》和《国家地理》的所有内容——我们可以从历史性已发生的事件中,而不是仅仅从一段时间中去探寻。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有些人将我们的调查作为他们的参考来源之一,并得到了研究人员的特别赞赏。我想给公司的职员以回馈,帮助他们做得更好,也更容易做到更好。

我希望这有助于人们思考生命中重要的事是责任还是资产。每个人的业务范围和珍视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考虑实行 0% 的利率或高通胀低增长的情境,那么做一些类似死亡率分析或发病率分析是很重要的。如果情况变得更好或变得更糟该怎么办?对于一些公司来说,死亡率更低将是有益的。如果死亡率下降,那么生命范围更广的人会有更好的表现。但如果您正在编写养老年金计划或增加大量界定福利计划,如果死亡率下降,你就会遇到难题。那项业务还在进行中。你仍然需要支付养老金直至退休人员去世,所以这很重要。

关于新风险的最新思考

对我来说,解释开放式问题的答案这一调查部分非常有趣。我们提出的问题之一是,企业风险管理是否会对您的公司、业务前景产生积极影响?一般来说,只要文化建设与激励机制保持一致,答案就是肯定的。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它会提高收益相关的风险。我们始终看到高层领导者鼓励反向思维,鼓励有人挑战创意。这就是企业风险管理的最佳效果。我们看到企业风险管理的最佳实践越来越多地被纳入战略规划领域,这令人兴奋。

现在,几乎所有风险经理在考虑战略机遇时都会发挥作用。我们探究事物的定量和定性两个方面。去年,关于人们如何整合定量和定性分析、以更好地管理风险的调查中,我们得到了一些很好的示例。我们也在寻找新风险中蕴含的机遇,例如保险业为无人机和无人驾驶汽车提供保险。这不仅仅是下行风险。

我们希望我们能够为那些在更长远时间内关注新风险的人取得竞争优势。我总是回想起壳牌石油的故事。早在 20世纪60年代,他们已经设想出未来20年可能发生的情景,他们基本上使之成为了现实。然后,20世纪70年代早期和中期时,发生了石油禁运,他们能比许多其他石油公司反应更迅速。壳牌石油因此成为顶级石油公司。有很多例子是人们在竞争对手之前进一步思考新风险并做出正确的决策。

新风险催生的新职业

许多公司都有工作轮换制度,这样让学生可以在诸多领域获取不同经验。我鼓励学生在考试和或获得研究员职位之前,担任风险角色。我在公司任职时,我手下的每位员工都会继续管理业务条线或担任其他高级职务。这是了解一切如何协同工作的好方法。对于获得企业专业知识大有帮助。我还鼓励学生考虑在考试过程中完成他们的特许企业风险分析师 (CERA) 证书考试。同时考试要容易得多,不要在成家或立业后再回来考试。

乐于学习新事物。我一直会这么说,从历史角度看,这就是马克吐温所说的:“历史不会重复,但却押韵。”

历史数据并不总是能准确预测。这就是为什么要时刻记住即使你有一个数据集,也需要看看是否有变化,这一点很重要。我将要使用此数据到项目中的时间段是否与历史数据来源的时间段相同?

我将以马克吐温的另一条名言结束:“让你陷入麻烦的,不是你不知道的事,而是你自以为知道、其实错误的事。” 这就是人生的真谛。


来源:中国保险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