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保险的神奇世界

任何人都无法确保自己能安全活到明天。每个人的生命中时时刻刻都面临着风险:财产损失、身体损伤、生老病死带来的财务风险,等等等等。我们常听说“生命是一场冒险”,确实,每个人的每一天都是在冒险,只不过有的人出事的概率大,有的人概率小而已。

今天给大家谈谈保险。为什么要单独说这个行业?因为保险行业经营的业务,和那些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行业,比如批发商、妓院、银行之类,有本质的区别。如果说批发商买卖的是材料,妓院买卖的是色情服务,银行买卖的是货币的使用权,而保险行业买卖的是一种特殊的东西:风险。

通过对保险业务和原理进行分析,能让我们了解自由市场这种伟大的制度的运作,还能解决一些“我们为什么需要政府”之类的问题。因为“小政府主义者”宣称的,“政府提供安全”的责任,与保险行业的职能有很多的重叠之处。如果我们了解了保险行业能做什么,我们就明白政府垄断安全不仅是不必要的,还是有害的。

之一:人为什么需要保险?既然有了保险,人们为什么还需要政府?

人们为什么需要保险?答案是因为人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什么是风险?教科书上的定义是:损失的不确定性。比如说客机发生多人伤亡事故的概率是三百万分之一(每三百万次飞行中会有一次多人伤亡事故)。那么任何人在登上一个民航客机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在这次飞行中重伤或死亡。

事实上,任何人都同样无法确保自己能安全活到明天。每个人的生命中时时刻刻都面临着风险:财产损失、身体损伤、生老病死带来的财务风险,等等等等。我们常听说“生命是一场冒险”,确实,每个人的每一天都是在冒险,只不过有的人出事的概率大,有的人概率小而已。

人活在世界上是有责任的。几乎每个人都有父母、子女和家庭,每个人都有好几个人等着他去照顾。即使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单身汉,他多半也有一个雇主在等着他回去上班。如果受到重伤,他该怎么度过这余下的伤痛和悔恨的人生?如果他因受伤或死亡而失去了收入,他年迈的父母和待哺的孩子该怎么办?怎样面对这些等着他回家的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自由市场中的人们就发明了一种神奇的商业合同,叫做保险。

保险最基本的定义,就是保险人承诺投保人,在某些事件发生的情况下,赔偿或给付一定的金额给受益人的商业合同。这里的“某些事件”,可以是财产或身体的损失,也可以是某些特定的事件的发生,比如上学、结婚、生育、退休或死亡等一般来说需要用到很多钱的事件。后来的保险的合同就超越了这个基本定义,这是后话。

我们经常听说“政府必须给人民提供安全、提供保障”这样的话。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会发现有些人看见飞机失事,第一反应就是“找政府!”;看见食品不安全,第一反应就是“找政府!”看见婴儿在车里没坐在安全座椅上,第一反应就是“找政府!”;看见有人因伤残而失去收入,第一反应就是“找政府!”;看见什么都是要找政府。政府成了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和唯一方案。

可是,对于懂得保险原理的人来说,这些问题本来都可以通过保险来解决。世界上没有不可保的风险,所谓“不可保”,只不过是大家没有就费率问题达成一致而已,说白了就是不是保险公司不卖,是你买不起。

为什么既然存在通过自愿交易的保险市场解决问题的方法,人们还是呼吁通过强迫收费的政府来解决?这就是因为通过保险来解决,人们需要自己支付保费。通过政府来解决呢,呼吁的人和受益的人都不需要支付一分钱。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一群不愿意掏钱只愿意免费享受的鸡贼货色,劝大家“没有政府,飞机掉下来怎么办?没有政府,婴儿不坐安全座椅怎么办?没有政府,食品有毒怎么办?没有政府,受伤致残了怎么办?没有政府,咱们可怎么活啊?”

自由市场已经有了抵御风险的方法,您怎么不用呢?

之二:保险如何维护航空安全?

为什么政府雇员比私人企业的效率低?为什么政府的雇员不像私人企业雇员那样敬业?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收入来自纳税人被暴力威胁交来的钱,而企业的收入来自客户自愿交来的钱。能够去暴力威胁别人交钱,有谁会去想尽办法讨好别人呢?这是世间最简单的道理。

为了破除“只有政府才能维护安全”的荒谬理论,今天我来讲讲为什么私人之间自愿合作的制度:保险,不仅能够维护人们的安全,而且它还比政府的费用低,比政府的效率高。

“没有了政府,飞机失事了怎么办?”——这话说的,好像有了政府,飞机就不会失事了一样。实际上,政府的存在带来的是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飞机失事。哦?此话怎讲?

这就是政府的税收和管制给各行各业都会带来的普遍问题,在航空业的具体体现:航空公公司当然也不希望飞机掉下来,但是为了保障飞机安全飞行,是不是需要人力、资金和技术来作后盾?那么政府向航空业征收高额税收,会使得航空公司更加富裕呢,还是更加窘困?航空公司的资金更少了,会不会加重员工劳动强度,甚至裁员减薪?会不会降低飞机更换的频率,并且在更换零部件方面更加节约?这些都会使得飞行更加安全,还是更加不安全呢?

政府的税收和管制不仅危害航空公司,更危害客户。航空公司的收入来自哪里?显然来自坐飞机的人。那么如果坐飞机的人更加有钱,为了购买更加安全的服务不惜一掷千金,那么飞机是不是会更加安全呢?如果坐飞机的人挣钱的地方(比如东莞的某个洗浴中心)被警察抄了,老鸨被逮捕,小姐被下岗,或者被国家榨取高额营业税、增值税,客户的收入被征收高额个人所得税,客户买房的钱,80%都是土地出让金,各项收费,和税!客户会对更加安全的航空服务投入更多,还是投入更少呢?

政府的税收使得航空公司变穷了,使得坐飞机的人变穷了。俗话说,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贫不择妻。穷人为了生活,当然会在各种方面省钱,其中就包括安全。世界上富裕的国家更少发生空难,而贫穷的国家空难频繁,就是这个道理。(顺便说下,不要幻想政府能给你安全。想要得到安全,就要多挣钱。)

政府维护航空安全的花样有很多,比如限制航空公司的准入(穷逼就不要开航空公司了),强制安检,还给航空公司制定各种各样的制度,并且在出事之后会参与救援,等等等等。这些制度有些有道理,有些没道理。但无论如何,它们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上面说的管制和税收。

保险制度是如何维护航空安全的?保险公司,如果它能够不受国家的约束自由地开展业务的话(当然,现在的中国保险业并不是这个样子),会为了促进航空安全采取如下的措施:

保险公司没有什么权力限制航空公司的准入,但它可以要求航空公司和机场实行安检,审查航空公司的飞行活动是否按照安全的操作流程进行,如果这些条件都满足的话,保险公司经过评估,通常会降低价格,也就是保费的费率。如果保险公司发现航空公司和机场的安全检查疏忽大意,航空公司的飞行活动不守规矩的话,他们会向对方发出整改、增加费率,甚至是拒保的要求。

为什么保险公司会在意航空公司和机场的行为?因为后者的风险被转嫁给了前者。航空公司和机场买了保险之后,它们的风险就被转移给了保险公司。保险公司的股东不会和自己的钱过不去(真的和自己的钱过不去的都成了慈善家),所以他们有动力去监督航空公司和机场。而监督带来的回报,则是每年保险公司给股东的分红。一分努力,一分收获,商业的逻辑就这么简单。保险公司的股东和员工帮助了别人,自己也得到了金钱的收入。资本主义就是这样一种人帮人的美好制度。

再来说说政府。政府对航空公司和机场的管理,也美其名曰“监管”。可是,政府里的人有什么动力去认真监管后者呢?政府雇员会像保险公司雇员这样敬业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政府的雇员都象私人企业雇员那样敬业的话,中国也不必搞什么改革开放了。

为什么政府雇员比私人企业的效率低?为什么政府的雇员不像私人企业雇员那样敬业?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收入来自纳税人被暴力威胁交来的钱,而企业的收入来自客户自愿交来的钱。能够去暴力威胁别人交钱,有谁会去想尽办法讨好别人呢?这是世间最简单的道理。

人们希望政府监管,不代表政府官员就真的以监管作为自己行为的目的。政府官员,作为和别人一样有七情六欲(其中权力欲和性欲还特别旺盛,你看那头发掉的)的人,当然有自己的小算盘。以航空业为例,监管的条目多如牛毛,专门监管航空业的政府官员随便挑出几条,就能置航空公司于死地。航空公司的人当然为了能够继续做生意,来孝敬这些老爷,满足他们的物质欲、权力欲和性欲。一旦政府官员收受了航空公司的好处,他们不仅会放松监管,也会在一些安全隐患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政府的权力不仅会带来腐败,更会带来危险。

有人说了,保险公司难道就没有腐败吗?有,当然有!保险公司当然会出现出卖公司利益,换取个人好处的败类。但是不要忘了保险公司和政府的根本区别:保险公司是一个或者几个私人老板用自己的钱开的,出卖公司利益的情况一旦泛滥,保险公司一旦赔钱,就要破产,私人老板血本无归。政府当然也是一个或者几个私人老板开的(千万别相信什么We the people我们美利坚人民之类的谎言),但他们用的不是自己的钱,而是抢别人的钱。所以政府里的人非但根本不害怕不赚钱,他们根本就没有赚钱不赚钱的概念!他们连钞票都能印,还怕没钱?

所以,哪一种组织更容易滋生腐败?是那个不赚钱就要破产的保险公司,还是非但不赚钱,还要印钞抢钱的政府?这个答案一目了然。那么,哪一种组织更加敬业,为了客户的安全,也就是自己的利润殚精竭虑?哪一种组织为了与同类的组织竞争,会提高服务标准,降低收费?答案也是一目了然。所以在我的眼里看来,自由市场中的保险行业,不仅能够维护人们的安全,而且它还比政府的费用低,比政府的效率高,这简直是不用证明的。

之三:为什么保险公司能够承担风险?政府应当提供灾害赔偿吗?

如果政府负责了火灾赔偿,我们是如何知道它的收费高不高,效率低不低呢?我们是不是要派人大代表去查政府的账本,看看它的税收是怎么花的?我们是不是要派政协委员去监督政府公务员,看他上班的时候是不是在打游戏、喝酒或者睡觉呢?这样做行得通吗?

人们也许会问这个问题:保险公司承担了那么多的风险,就不会出问题吗?为什么风险在普通的人和公司那里,就会出问题,到了保险公司那里就会出问题呢?这就要从保险的数学基础:大数定律说起。

我们来看一个小镇。在这个小镇上,有1000栋房子,每栋房子都面临着火灾的风险。据统计,每年都会有平均10栋左右的房子着火。我们假设每栋房子都差不多,价值100万元左右,而每个家庭的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一旦遭遇火灾,这个家庭就要重新拿出10年的收入,也就是100万元来重建房子。这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难以承受的。这时候,保险的作用就会体现出来。

现在出来一个人说:你们每栋房子遭受损失的概率都是1%。你们拿出每栋房子价值的1%,也就是1万元来交给我。如果出现了火灾,我会向你们支付100万元当作重建费。居民们当然很高兴。因为他们付出了1万元,就能在一年之内避免了100万元损失的风险。

我们来算一下:1000栋房子,每栋的保费是1万元,一年的收入就是1000万元。每年都会有平均10栋左右的房子着火,每栋房子赔付100万元,在假设保险公司的资金不产生利息的前提下,保险人的收入正好可以覆盖将要出现的风险了!

这笔生意合算吗?有的人算到这里,可能要说:完全可以啊!收入1000万支出1000万,不是很好吗?实际上他打错算盘了:每年都会有平均10栋左右的房子着火,意味着每年超过10栋房子着火的概率接近一半。意味着有接近一半的概率,这个保险人需要拿出往年的盈余,或者自己的钱来补贴受灾的被保险人。有接近一半的概率会亏本的生意,怎么能说合算呢?

那么保险公司要收多少钱,才会保证不亏本呢?这也是一个概率问题。简单说,保险公司的保费越高,就越能够保证它不亏本。另外我们刚才也说了,以上的分析是在假设保险公司的资金不产生利息的前提下。实际中的保险公司不会这么傻,而是要拿资金去运作生息。保险公司资金的利息也是利润的来源之一。保险公司利润的来源还有:有选择地承保,并且帮助被保险人防止火灾的发生。这样可以有效降低风险发生的概率。

综上所述,保险公司通过集中风险的货币价值(说白了就是收保费)来对抗集中的风险,并且采取别的措施(比如专业的防灾教育)降低了自己面临的风险。

那么我们怎么知道保险公司的收费是合理的呢?普通人不需要知道。我们只需要知道,这家保险公司的价格和另外一家比起来怎么样。如果两家公司的信誉和服务都差不多,人们当然会选择价格比较低的那一家。自由市场就是这样,用信誉、竞争和利润作为约束,帮助人们挑选最稳健、最有效率的商品和服务提供者。

如果政府负责了火灾赔偿,我们是如何知道它的收费高不高,效率低不低呢?我们是不是要派人大代表去查政府的账本,看看它的税收是怎么花的?我们是不是要派政协委员去监督政府公务员,看他上班的时候是不是在打游戏、喝酒或者睡觉呢?这样做行得通吗?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难道不是人吗?他们会不会被政府官员腐蚀拉拢呢?事实上我们中国人都不信任中国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我们知道他们和政府官员是穿一条裤子的。那么是不是通过民主选举的议员,就能代表人民呢?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比如《纸牌屋》这种电视剧,也明白了民主选举的议员也是利欲熏心的普通人而已。

作为一个房主,他通常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给房子买保险,要么不给房子买保险。但是如果政府宣布它负责了火灾赔偿,正常人都不会再去保险公司那里购买保险了。因为不管你买不买保险,政府都会赔偿损失,你又何必去买保险呢?

政府就是以这种方式,用浪费惊人的低效的腐败的火灾赔偿计划挤出了保险公司,终止了人们通过自由市场的自愿合作,使得自由市场节节败退,并且让政府的触角一点一点伸进我们的生活。

政府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权力。政府有多大权力,就有多大恶行。想要减少政府的恶行,必须从减少政府的责任入手。

之四:保险公司的保险——再保险

再保险是自由市场中无数令人惊叹的发明之一。全世界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有再保险行业的存在。这就是市场的奇妙之处:你不需要理解它,它却以最大的热情和智慧来帮助你实现你的幸福。

大家都知道,银行的基本业务就是向公司和个人吸收存款,发放贷款。那么吸收银行的存款,并且给银行发放贷款的银行,也就是银行的银行,叫什么?叫中央银行。

保险公司的基本业务就是接受公司和个人的投保,并且向他们理赔(或给付)。那么接受保险公司的投保,并且给保险公司理赔的保险公司,也就是保险公司的保险公司呢?叫中央保险公司?不是,而是叫再保险公司(reinsurance company)。保险公司帮公司和个人分散风险,再保险公司帮助保险公司分散风险。

保险公司难道不是以集中风险为盈利手段的么?为什么保险公司也要分散风险?这就要从保险公司的系统风险说起。

让我们回到上面那个有1000栋房子的,容易遭受火灾的小镇。我在上一篇文章里面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方面,也就是灾害发生的独立性。很多人都知道,火灾有一个特点,就是容易向邻近的建筑蔓延。在实际中,一栋房子着了火,火焰很容易就会让相邻的房子同时着火。我们来看看1666年伦敦大火的情况,来自维基百科:

1666年9月2日星期日凌晨1点左右,伦敦城普丁巷有一间面包铺失火。一阵大风将火焰很快吹过几条全是木屋的狭窄街道,然后又进入了泰晤士河北岸的一些仓库里。大火延烧了整个城市,连续烧了4天,包括87间教堂、44家公司以及13000间民房尽被焚毁,欧洲最大城市伦敦大约六分之一的建筑被烧毁。

上回说到,“大数定律”是保险之所以存在的数学基础。大数定律的一个前提条件,就是每一个随机变量都是两两相互独立的。但是实际中,严格符合“两两相互独立”的情况是少见的。一栋房子很容易把火灾传给它相邻的一栋房子,这显然不符合大数定律的要求。

除此之外,大数定律还有一个要求。大数定律,顾名思义,变量越多,才能越准。具体来说,房子越多,这些房子里每年发生火灾的比例就越接近火灾发生的概率。房子越少,这些房子里每年发生火灾的比例就越是容易发生大的偏差。

我在上篇里提到,保险公司收了1万元 * 1000栋房子 = 1000万元的保费,却承保了100万元 * 1000栋房子 = 10亿元的风险。如果每年发生火灾的房子平均是10栋,在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也会有接近一半的概率亏损。即使把保费提高一倍,到2万元,他们仍然无法保证自己不会亏损。因为火灾的发生虽然有概率,虽然可以进行防灾教育和检查,但是火灾到底是一年发生1次,10次,还是100次(这虽然很少见,但不是不可能),这是保险公司无法完全控制的。

也就是说,保险公司在承保之后,仍然面临着风险。这种风险是由承保风险的独立性不够强,和数量不够多这两方面保险公司无法控制的因素决定的。保险公司为了避免不可控的风险,仍然需要转移风险,寻求安全。所以再保险就应运而生了。

再保险解决了保险公司面临的这些风险。第一,再保险把保险公司的风险分散到全世界的范围,实现了承保风险之间的最大程度的独立化。第二,再保险事实上把全世界的保险公司联合成了一家巨大的保险公司,实现了承保风险的最多数化。再保险给保险公司带来了安全,也就是给普通的投保人带来了安全。

再保险从诞生,到流行于西方世界,以至于走向全球,变成全球市场经济中不可缺少的行业,表明了人们完全可以互相帮助,自己负担自己的风险,根本不需要政府的插手。

再保险是自由市场中无数令人惊叹的发明之一。自由市场在我们的身边创造着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解决着我们正在面临,甚至是未曾想过的问题。

全世界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有再保险行业的存在。这就是市场的奇妙之处:你不需要理解它,它却以最大的热情和智慧来帮助你实现你的幸福。

之五:为什么国家痛恨商业保险

有些事情你可能都不知道:1958-1979年,中国大陆是没有保险行业的。当时不仅没有私营的保险公司,连国营的都停掉了,只保留了对外贸易必需的一些零星业务。为什么呢?当时的说法是这样的:国家负责你的生老病死,还要保险干什么呢?

有些事情你可能都不知道:1958-1979年,中国大陆是没有保险行业的。当时不仅没有私营的保险公司,连国营的都停掉了,只保留了对外贸易必需的一些零星业务。为什么呢?当时的说法是这样的:国家负责你的生老病死,还要保险干什么呢?

可见当时的国家决策者,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如假包换的共产主义者,都明白保险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东西。他们知道商业保险就是自由市场提供的安全保护。而国家声称自己就是为了提供“安全保护”而产生的。既然国家能够提供100%的安全,商业保险又有什么理由存在呢?

这个例子从侧面说明了一个问题:有时候当权者比大多数“小政府主义者”都明白怎样才能剥夺人的自由。在有些“小政府主义者”高呼国家应当保护人的安全的很多年以前,国家已经把真正能够保护人的安全的保险行业停掉了。这个例子也说明了,“小政府主义者”提倡的政府绝对不是什么小政府。“小政府主义”不过是大政府主义的一个遮羞布罢了。

言归正传。需要重新定义保险了。我认为,保险是一种人与人之间自愿合作,来抵御风险的方法。人类社会几乎所有的自愿组织,例如家庭、宗族、公司、互助社之类,都带有一定程度的保险功能。比如说,所谓家庭,就是以婚姻、血缘和亲子关系为纽带结合起来的组织。在这个组织内部,(除了儿童之外,)人们自愿地互相帮助,以繁衍后代,使得每个人的生活质量得到提高。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说法:家庭是人的港湾,是男人的后盾,是女人的生活,是孩子的世界,等等。说明人们发现家庭对人的影响是极其关键的。但是呢,我们也同时发现,社会主义国家的政策,对于家庭的替代和破坏是史无前例的。

比如说,以前在没有国家的失业保险的时候,人们一旦失去工作,只好依靠积蓄、家庭和朋友。那么有了国家办了失业保险之后,人们失业了,会首先去找国家。在没有国家的养老保险的时候,人们需要“养儿防老”。但是在“社会主义好,政府帮养老”的世界潮流的推动下,人们不再愿意辛苦抚养孩子,而是转而依靠国家来替他们养老。

这里要插一句:正因为国家的福利政策,才导致了欧美的人口危机,欧美的人口危机导致了大量移民涌入,而大量移民与民主选举制度相结合,又使得欧美国家的前途堪忧。从目前的趋势推测,很有可能,在这篇文章发票的几十年之后,欧洲变成伊斯兰联邦,而美国变成说西班牙语的拉美国家。

国家为什么会把辛辛苦苦抢来的钱发给普通人?一方面的解释是,国家雇员很白痴,认为抢劫一些人的钱,去给另外一些人花,是做好事。我不否认底层公务员和知识分子里面有很多这样的白痴。但是我认为政府高层有很多明白人,知道这样做既是不道德的,也是不可持续的,他们还是坚持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们蠢,他们很聪明。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坏。

他们和我一样,明白家庭这样最基础的社会组织的重要性,明白一个人一旦热爱他的家庭,他们不太可能甘心为国家做奉献:奉献他的财产,奉献他的青春和生命。他们必须要把家庭这个社会最基础的,最牢不可破的自愿组织破坏掉,人们才会跪在他们的脚下,请求他们赐予自己工作,赐予自己福利,赐予自己尊严。

所以他们必须破坏家庭。所以他们必须破坏私有财产。所以他们必须用通货膨胀来毁掉人们的积蓄,用义务教育来毁掉人们的思想,用社会福利来毁掉人们的家庭观念,用虚假的养老承诺来让人们及时行乐。只有人们失去了家庭,失去了财产,失去了谋生的能力,变得懒惰、奢侈、萎靡,才会需要政府的怜悯与施舍。

所以他们痛恨商业保险这种能够给人们带来安全的自由市场制度。他们痛恨一切能够淘汰懒惰、奢侈和不谨慎的人,能够奖励勤俭谨慎之人的制度。他们痛恨竞争。他们雇佣知识分子,利用人的弱点,宣传国家政策存在的合理性。他们最害怕的,是有人发现他们的诡计。

之六:保险公司有动机,有办法来保护你的安全

如果你在跑马场押了很大的赌注,你会不会特别关心这匹马在赛前的情况呢?如果你买了大额足彩,那么你会不会特别关心它的球员的状态呢?保险公司的股东和上面说的心态完全一样,有充分的动机来为你提供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保护。

很多人看了我前面的文章,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你总是说保险的作用是是安全保护?难道保险公司不是仅仅理赔、给付,也就是承担财务风险吗?

这是对于保险的误解。目前中国的保险公司对人身和财产提供全面的安全保护的情况很少见,不代表安全保护就不是保险的功能。恰恰相反,如果国家不加以管制的话,保险公司恐怕将会成为全面负责社会安保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政府都要靠边站。且听我慢慢道来:

保险公司非常有动机来保护你的安全

除了你的亲戚朋友同事之外,保险公司的股东恐怕是最关心你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人。为啥?因为如果你的人身和财产遭受损失,保险公司是要赔钱的。人都关心自己的钱,对不?所以保险公司非常非常有动力去关心你,保护你。

如果你在跑马场押了很大的赌注,你会不会特别关心这匹马在赛前的情况呢?如果你买了大额足彩,期待着今天晚上这只球队能给你赢来几倍的利润,那么你会不会特别关心它的球员的状态呢?保险公司的股东和上面说的心态完全一样,有充分的动机来为你提供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保护。

保险公司有办法来保护人身和财产安全

我把自己能想到的办法列举如下:

第 一,保险公司可以派保镖来保护你。可以想到的是,一旦你购买的保险金额足够大,保险公司甚至可以为你雇佣保镖。因为与这名保镖的工资相比,你出事给他们带 来的损失更大。这一点是非常现实的。因为目前中国有很多私人保镖公司在合法运营,所以出现大量的保险公司为被保险人雇佣保镖的现象,只是个时间问题。

第二,保险公司可以开医院给你看病。上面说了,保险公司非常有动机来延长你的生命。所以他们会开若干家医院,为你进行体检、诊断和治疗。事实上,2006年国务院下发的《关于保险业改革发展若干意见》和2012年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贯彻落实〈“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的通知》,都明确鼓励保险公司投资办医院。这一点在中国就不只是设想了。

第 三,保险公司会替你找损害责任人讨债。其实这种做法已经在中国目前的保险实务中,比如海上保险和车险业务中运用了。这就是保险理论中的“代位求偿”原则。 代位求偿指的是,一旦出现财产损失,保险公司必须先给受益人进行赔偿,然后保险公司再去向损害责任人进行追偿。如果损害责任人找不到,或者由于其他的原因 无法赔偿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也不可以反悔,去向受益人要回赔偿。这一点在私法社会里非常重要,我会在下面细讲。

之七:私法社会中保险的作用

你还记得《教父》第一部第一幕那个女儿被暴打、被强奸,但却不能得到正义的入殓师Bonasera么?“我相信美国”,多么正义凛然,光辉灿烂的一句话,为什么这部历史上最伟大的影片,要把这样的一句话放在黑暗里呢?这难道不是在暗示着什么?

私法社会,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国家垄断立法、司法和判决执行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立法、司法和判决执行服务,是由私营的社会机构,比如私营法院、安保公司或保险公司来完成。在私法社会中,保险公司的“代位复仇”功能必将得到极大的发展。

为什么将 “代位求偿”改成了“代位复仇”?因为复仇和讨债一样,都是要求还债。不过一个是血债,一个是金钱债。由于人的身体也是人的财产(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就是财产保险的一种),所以复仇和讨债应该适用同样的法律原则。

“代位复仇”意味着,一旦出现人身被伤害的情况,保险公司将会替被保险人去找伤害责任人要求赔偿,或者替被保险人报复伤害责任人。

在政府垄断司法和判决执行之前,人类社会有很长的时期,代位复仇原则都忠实地起到了维护正义的作用。我不想掉书袋,来指出历史上的某个某个时期,私法社会是如何执行法律的。我只是推荐大家去看两个片子,要认真思考他们的时代,法庭判决执行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一个是《大地惊雷》:

一个是《被解救的姜戈》:

对 于私法社会,人们通常会问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普通人支付不起复仇服务的价格,没有人愿意去给他复仇怎么办?这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是每个人都时时 刻刻准备着一笔钱,能够用来支付《大地惊雷》里醉醺醺的警长,或者《被解救的姜戈》里的大胡子赏金猎人去替自己复仇的。人死了,本来就是一件很令人难过的 事情。这时候如果还要拿出一大笔钱来,会更加令人觉得雪上加霜,人生灰暗,天地待我不公呢。

于是很多人就要呼吁了:“孤儿寡母的既没有钱,也没有能力去追踪杀人犯,就算追上也不会开枪什么的,为什么不能让政府来做这件事呢?”经过这些人一呼吁,司法共产主义就实现了:公立法院用纳税人的钱提供腐败的,垄断的,低效的,高价的服务,还美其名曰社会正义。

强 制让纳税人出钱替受害者复仇,算什么正义呢?难道正义必须建立在抢劫(暴力征税)的基础上吗?有人辩解说:“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所以不辣不辣”,对 啊,每个人不仅可能成为受害者,还必须要吃饭穿衣呢。难道国家必须在吃饭穿衣方面实现共产主义?记住:你在一个行业里论证共产主义存在的必要性的时候,就 是在论证共产主义整体存在的必要性了。

伟大的自由市场为我们提供了无数种追求幸福的方法。对于“没有很多钱,也没有能力去复仇”这个问题,对于普通人可能近乎于无望,但对于保险公司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保险本来就是用来对付各种人生悲剧的。保险公司完全可以在赔付、派保镖、开医院之外,新增一项服务:讨血债。

不是出不起钱么?不是不会使枪么?不是打不过那些流氓么?没关系。只要你买了我们的保险,你万一出事,我替你复仇。你不买保险,我怎么能帮你呢?

上面这段话听着耳熟吗?哦……这就是《教父》第一部的开场戏。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导演之一,斯坦利·库布里克,看《教父》到第十遍的时候承认:这可能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电影。

你还记得《教父》第一部第一幕第一句的台词么?那个女儿被暴打、被强奸,但却不能得到正义的入殓师Bonasera。他在说第一句台词的时候,表情如何?还能想起来么?

你不可能看到他说第一句台词时的表情。是因为Bonasera的第一句话,“I believe in America.”是在完全的黑暗中说的。到第二句“America has made my fortune.”的时候,灯光才亮起来。

“我相信美国”,多么正义凛然,光辉灿烂的一句话,为什么这部历史上最伟大的影片,要把这样的一句话放在黑暗里呢?这难道不是在暗示着什么?

如 果你不能在一个国家得到正义,那么就算你在这里挣下了金山银山,也是毫无意义。而美国政府不能提供这种正义。正义必须由竞争性的民间组织得出。当国家禁止 正规保险公司以光明正大的商业合同的形式主持正义,这种对于正义的强大需求必然使得复仇行业转入地下(比如Corleone等少数家族才能提供),采用更 加复杂的交易规则(必须是熟悉的,亲近的人,比如教父的老婆做Bonasera女儿的教母之类的关系),也更难控制服务的质量(无法进行公开的招聘、培 训、统计与评估),承担更多的误解和骂名(黑社会黑手党什么的,就是连小儿子一开始都不打算继承家业)。比如老教父在面对入殓师Bonasera时就这样说:你为什么不把我当朋友呢?如果你以朋友的身份来找我,你的问题早就得到了解决,而且那些人也会怕你。

所谓商业社会,就是能够把这些朋友 之间才能做到的事情,以金钱交易的方式来更好地、更广泛地服务于更多人。可以设想,如果Bonasera没有“女儿的教母是教父的老婆”这层关系,或者说 Bonasera干脆就不是意大利裔,他几乎肯定无法得到教父的帮助。但是如果保险公司可以经营这项业务,那就不一定会考虑顾客的种族、肤色和宗教信仰, 一视同仁地提供服务,那么美国社会的正义必将得到更广泛的伸张。

这就是老子说的“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 国家装模作样扮演仁义和道德,就是为了废除民间正义的大道。在司法共产主义的现实之下,那些被抑制被非法化的,民间社会长期存在的,追寻正义的方法,被人们忘却了。

来源:反洗脑指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