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必须谨言慎行

 

观看《王冠》(The Crown)的一个惊喜是,我们似乎在偷听女王私下的说话。

例如,在这部电视系列剧的第二季中,克莱尔•福伊(Claire Foy)扮演的伊丽莎白二世(Elizabeth II)告诉刚刚辞去首相职务的哈罗德•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他和他的前任们如何让她失望:“他们都是雄心勃勃的男人、聪明的男人、杰出的男人,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坚持到底……有始无终者的联盟。”

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真正的女王在宫殿门后说什么或者说过什么。当她公开表达自己时,通常是正式的读稿演讲,或者与外交官或臣民进行平淡无奇的对话。媒体穷追不舍并解析她在不经意间的欠考虑行为,就好像她仍然拥有神圣的权利。

当她的儿子登上王位时,这种在公开场合沉默的誓言仍将适用。以直言不讳著称的威尔士亲王(Prince of Wales,即查尔斯王子)最近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他会在继位后更加谨言慎行。他说,他不会继续在各种议题上(从建筑设计到环境)公开表态:“我没那么蠢。”

作为查理三世,他也对私下表态持谨慎态度也将是明智的。晋升是放大器:你作为新任首席执行官、主席或国王所说的任何话,都会以之前十倍的音量被听到。

随意发声的权利是低职位人士享受、而新领导者需要牺牲的特权之一。查尔斯王子引用了莎士比亚的《亨利四世:第二部分》(Henry IV, Part Two)——一个对他(相比对于其他任何人)更相关的剧本。在剧中,没水平的继承人哈尔(Hal)在加冕亨利五世后抛弃他的朋友。新国王告诉他的老朋友法斯塔夫(Falstaff):“不要以为今天的我还是过去的我。”现任王位继承人对BBC表示:“如果你成为君主,那么你就会以符合预期的方式扮演这个角色。”

我的同事迈克尔•斯卡平克(Michael Skapinker)去年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对莎士比亚的观点进行了扩展,提到晋升往往结束职场友谊:“一旦你有权告诉人们该做什么、决定他们的奖金或解雇他们,你们的关系就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

领导者偶尔会以类似的方式谈到,他们在注意到像以前那样发言带来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之后,调整了自己的说话方式。

在艾莉森•布里顿(Alison Brittain)于2015年成为Whitbread的首席执行官之后,她很快在这家酒店和咖啡连锁店发现了“这是艾莉森说的”综合症。在担任新职一年后,她在英国《金融时报》的一次会议上解释道:“令人惊讶的是,你说的话有多大一部分会在你的组织内产生涟漪效应。你可能随意或随口说出的东西,变成组织内某个团队的首要目标和优先事项,调动他们所有的资源去实现。”

电子产品零售商AO World的创始人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告诉我,在注意到这家在线零售商的员工认真执行他随口说出的建议后,他意识到他必须“更加尊重(自己的)影响力”。“还有一次,我参加一场会议……我说,‘我们为什么在做这个?’回答是‘因为你这是说的’。我没说过。那只是一个想法。”

从一开始就广播你的观点会产生其他不需要的副产品。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哈尔•格雷格森(Hal Gregersen)在他的新书《问题就是答案》(Questions Are the Answer)中说道,有充分的理由表明,“响亮而清晰地传达是许多人的默认设置”,但“如果坦言自己对某种情况的观点,可能阻止你发现其他人并不同意今天的计划”。他劝告领导人放低音量,提出问题,然后“有效倾听”。

这样的建议带来一个明显的问题。如果领导者在表达观点时降低音量,他们仍然表现得“真实”吗? 我自己是一个“真实”的怀疑论者,但无论如何,“做你自己”从来不是让你在工作中删除每个“过滤器”。相反,领导者应该足够圆滑,能够基于“真实的自我”扮演好角色。

作为国王,查尔斯王子将远远没有几个世纪以来他的大多数前辈那么强大。至少在西欧,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曾几何时,如果君主嘀咕说,“难道没有人能让我摆脱这个麻烦的神父吗?”(亨利二世在12世纪就是这样提到托马斯•贝克特(Thomas Becket)的),就可能发现他不小心下令暗杀了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即便如此,劝诱和命令之间的界线是很微妙的,所有领导人都应该尝试拿捏。

另一部优秀的皇家小说——迈克•巴特利特(Mike Bartlett)在2014年推出的戏剧《查理三世国王》(King Charles III)——为那些滥用新获得的权力的领导者提示了风险。剧中,虚构的查尔斯国王决定反对他的政府对新闻自由的攻击。根据剧作家的说法,完全说真话的代价是什么?宪法危机、阴谋,最终是他的退位。

译者/裴伴


来源:FT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