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办公:穿睡衣,还是正装?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 卡罗拉•朗

不坐办公室的人该如何穿衣?人们在这个问题上分成了两大阵营。有些人坚持一丝不苟,将时尚偶像戴安娜•弗里兰(Diana Vreeland)的建议奉为红宝书:“人要讲究格调。格调将伴随你顺利前行。格调照着你清晨起床。这是一种生活方式。衣着不讲究,你什么都不是。”但有些人不这样想,他们信奉美国小说家约翰•契弗(John Cheever)的理念——契弗坦言:“我很多小说都是穿着短裤写出来的。”可在职业生涯的早期,这位美国作家还是会穿上他唯一的一套西装,来到没有窗户的地下室,脱下西装挂起来,再一直写作到傍晚。

不管是穿短裤还是Berluti品牌服装,这些所谓的“Skype人”工作时穿什么越来越值得重视。英国自由职业者的数量已从2001年的330万增加到2017年的480万。在群聊和协作交流软件Slack等新科技的推动下,远程工作日渐盛行,随着5G技术的发展,这种工作方式定会进一步便捷。随之而来的是共享办公室的兴起。在这种联合办公空间里,人们必然要花点心思让自己显得恬淡一些。

《The Multi-Hyphen Method: Work Less, Create More, and Design a Career that Works for You》一书作者埃玛•甘农(Emma Gannon)坚持认为,即便是在家办公,衣着上也要有所讲究。“我们必须摆脱一个偏见,即在家办公就是坐在家里,把衣服塞进洗衣机,再撸撸猫。”她说道,“必须要认真对待自己。穿戴要整齐考究!别管自己是不是唯一的观众。这能彻底改变你的干劲。”日本收纳大师近藤麻理惠(Marie Kondo)也不赞成人们把过时衣服当做居家服的习惯,警告称“居家穿着确实会影响你的个人形象”。

我那些做自由职业的朋友在这个问题上也分成了两个阵营。《讲故事:文学欺骗史》(Telling Tales: A History of Literary Hoaxes)一书作者梅丽莎•卡佐里斯(Melissa Katsoulis)就坦言自己“非常、非常邋遢,这是在家工作最美妙的地方”。她喜欢“旧棉质紧身裤,宽松背心,我丈夫的衬衫……基本上就是孕妇装,尽管我没有怀孕。”她补充道,“如果穿着不舒服,我就会分心。我的衣服看起来越来越怪异邋遢,但我喜欢。”

对于小说家约书亚•弗里斯(Joshua Ferris)而言,实用——是他在家写作穿着的主要考虑因素,这与他之前做过的其他工作都不同。“我曾在一家殡仪馆工作。”弗里斯是小说《晚宴》(The Dinner Party)的作者。“说到正式,在那儿,我的表情都很重要,还有发型。我在一家叫知更鸟(Cock Robin)的冰淇淋店工作时,要穿工作服。我还在商场工作过,负责就各种话题征询公众意见。在那儿,我的领带和鞋很重要……现在,我只关心自己是太冷了还是太热了。我更喜欢这样——回归本初。”

另一个极端是40多岁的葡萄酒经销商詹姆斯(James)。每天起床后,他都要熨烫衬衫,穿上挺括的卡其裤和开车时穿的鞋坐在桌前工作。即使他没有必须遵守的着装要求,衣装仍是他激励自己的心理工具。还有做招聘的林赛(Lindsay),她喜欢崭新的普拉提装束,穿起来既舒服又优雅,还能激励自己快速工作,因为这会让她感觉自己当天还要去上普拉提课。(她不一定有课。)20多岁的Study Rocket公司——生产治疗拖延症的学习软件——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詹姆斯•特里(James Terry)也有一个提高工作效率的穿衣小技巧:他以前在家工作时,会穿好鞋端坐桌前,尽管是在室内。他说这样能集中精力。

如果曾经是时尚界最受瞩目的偶像,每一次露面都必须光彩照人,而现在彻底获得了解放,每天只会见到DPD快递员,这是一种什么感受?2017年离职的前英国版《Vogue》主编亚历山德拉•舒尔曼(Alexandra Shulman)说:“我在《Vogue》工作时,穿着有些过于隆重,哪怕我只是坐在办公桌前——更确切的说,当时更多的是坐在花园里。那时,我必须考虑我的穿着会让其他人如何看待我。而现在我在家写作,身边只有猫,就不需要这样了。”

舒尔曼衣品高雅,搭配极显功力,但十分低调。“我特别钟爱那些其实极其昂贵、但又看不出来贵的衣服,所以我穿得最多的是像James Perse、American Vintage、YMC这样的小众品牌。”她说,“一般早上起来我会披上几年前在巴黎买的晨衣——是法国棉制品牌Simrane和印度品牌Anokhi的合作款。如果我要赶一项任务,哪怕截止日期是我自己规定的,我会跳过这个阶段,直接穿戴整齐,一般是裤子和Velvet品牌的T恤。”

她仍珍惜那些少了很多的装扮机会。“不再全职工作的乐趣之一就是更加享受为晚宴悉心装扮的时刻。”

那些在咖啡馆、或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共享空间工作的人呢?很少有人有勇气在这里穿旧运动服。现年32岁的作家、创意导演罗斯•卡特赖特(Rose Cartwright)发现,自从停止在家写作,改去联合办公空间Second Home后,她的工作装扮发生了显著改变——她的书《纯粹》(Pure)正被第4频道(Channel 4)改编为电视剧。Second Home在伦敦和里斯本都有办公区,很快会在好莱坞再开设一家。在位于伦敦Spitalfields的办公区,到处摆满了不成套的北欧风格台灯和盆栽。由于墙面均为有机玻璃,每个人都清楚可见。“这样的办公场所就是工作和表演的混合体。”她解释道,“而这也体现在人们的穿着上。许多人为自己工作,会努力打造个人形象,而不愿被强加某个形象。人们花心思打扮,是因为他们真的在乎。”

卡特赖特认为:“决定穿什么会让我的一天充满目标和目的”,但要有“一套简化决策过程的固定程序”。她以前在家写作时穿的都是“邋遢的旧鳄鱼(Lacoste)套头衫和男士跑步裤”。现在,她有好几双白色锐步(Reebok)经典款鞋和耐克(Nike)高帮鞋,搭配Cos或& Other Stories品牌的高腰剪脚牛仔裤,Comme des Garçons Play牌T恤,外搭一件飞行员外套。她会配上红色口红、金色圈耳环和棕榈树吊坠项链。有时,她会穿上合身的裙子配运动鞋和宽大的衬衫,需要见人时会改成宽松款裤装。

Study Rocket的詹姆斯•特里(James Terry)现在也在Second Home办公。他很少打扮,一般就穿着沙地靴,Levis牛仔裤和T恤,哪怕要在Skype上与潜在投资者开会也是如此。“我们合作的投资者都清楚科技人士穿着非常随意。”他说,“如果他们在意我的穿着,可能我也不会想和他们合作。”但他有一次在与一家私募基金会面时还是妥协了——在伦敦The Ned酒店开会可能还是有必要打扮得正式一些。

艺术家卢克•哈尔(Luke Hall)也在一家共享工作室办公。他最近买了套行头,用他的话说是“一种‘工作服’”——来自奉行实用主义的英国品牌Old Town的帆布夹克和黄褐色棉布裤子。与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和毕加索(Picasso)一样,哈尔在审美上也喜欢粗犷的工作装,钟爱厚重的布料。“因为我是艺术家/设计师,我会考虑到我周围和工作室里的一切……所以我在穿戴上当然要很讲究,哪怕工作起来会弄得十分凌乱。”他说,“我还喜欢根据不同任务和场合搭配不同衣服——例如,夏天度假时我会选择宽松的丝绸短睡衣,周日早上会选择花格睡衣。我认为最好能不同场合搭配不同的穿着,因为这样有助于你打造形象。”

也许,自由职业者如何穿衣,重要的不是可以摆脱正式的着装要求,而是有机会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时尚王国。新的办公方式让我们有机会尝试新造型——并体会这种自由的快乐。

译者/何黎


来源:FT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