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老龄化挑战?各国专家有话说

10月25日,国际养老金监督官组织(IOPS)年会在北京成功召开。此次年会主题为“完善养老金体系,应对老龄化挑战”,由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办。会议期间,与会代表就各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构建多层次的养老保障体系建设、推动养老金市场化运作、助力构筑老龄化社会安全网等内容进行了经验交流和技术探讨。代表们还将就推动养老金监管改革以激励产品创新、养老金责任投资、养老金计划的设计及监管等议题,进行深入广泛的沟通交流。

国际养老金监督官协会主席、墨西哥国家退休金和养老金委员会主席卡洛斯·拉米雷斯·弗恩特斯

相互借鉴 共同应对挑战

IOPS年会将于2018年10月24-26日在北京召开。在年度大会和IOPS技术委员会会议之后,将举行OECD/IOPS私人养老金全球论坛——主题为“完善养老金体系,应对老龄化挑战”。本次大会将有超过120名国内人士参与,包括中国政府代表、私人养老基金和资产管理行业在该地区和全球范围的代表等,以及来自37个地区的超过100位国际代表,包括IOPS成员和来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官员等。这充分说明这次活动的重要性,以及成员们对中国的高度关注。

本次全球论坛上,包括IOPS代表和受邀嘉宾在内的众多演讲者将分享博学见闻和专业经验。我们将讨论几个重要议题,例如:如何利用公共和私有部门设计养老金制度;如何调整监管框架,鼓励创新设计养老金产品,以应对长寿风险。OECD/IOPS全球论坛也将提供机会,讨论由养老金进行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投资。我们还想就如何设计养老金退休福利预测的流程,如何与养老金成员沟通,以及如何监管流程设计和沟通等方面交流经验。

我谨代表IOPS,对我们的东道主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热情好客表示特别感谢。

IOPS成员国正面临着与人口老龄化相关的类似挑战。预计到2025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将超过3亿。鉴于这种趋势,所有IOPS国家都可以从中国的经验中获益,中国也可以从其他国家获益。我们观察到全球养老金市场的主要趋势,可为所有国家借鉴,如:养老金投资的资产越来越成熟、未来十年新技术出现有可能改变养老金发展图景、个人为退休而进行更多储蓄的意愿上升,等等。随着中国展现出应对全球许多养老体系共同面临的紧急风险的能力,所有IOPS成员都密切关注中国的一举一动。

由于我们都面临着类似的挑战,这样一个在养老金专家、学术界人士和决策者之间进行聚会并交流经验和最佳做法的机会,对IOPS成员来说极为重要。

埃及金融监管局副主席 瑞达·埃尔·赛义德

正视发展障碍 寻求解决方案

埃及金融监管局很高兴参加这次年会,与各国共同探讨养老金的重要议程和工作战略,以作为过去几年中工作的有益补充。我们认为此次会议是一个开放的讨论平台。众所周知,养老金在经济体系中往往被视为吸引中长期存款的工具,以支持经济和国家重大项目,所以我们必须加倍努力来正视养老金系统所面临的发展障碍,并寻找适当的解决方案。

事实上,这次大会应该关注以下几点议题:

提高全球商业养老金制度监管的质效。

提高养老金的发展和运营效率,并尽可能在更多国家提供可靠的退休收入来源。

对监管者面临的挑战开展研究和提供监管指导,制定和更新国际监管标准,推行良好做法。

为IOPS成员在某些监管问题和挑战方面提供技术援助。

继续改进本组织的内部和外部交流。

由于在IOPS中发挥重要作用,埃及金融监管局(FRA)当选为执行委员,任期直到2019年底。我们连续当选执委体现出我们意识到IOPS管理成员对FRA的支持。我们希望能在未来几年里继续发挥作用。

此外,由于埃及政府有意发展和改革埃及的非银行金融部门,埃及金融监管局也是国际保险监督官协会和国际证监会组织的成员。

2015年,埃及金融监管局修订了《商业养老金监管法》实施条例。修订后的实施条例最突出特点是:

(1)修改商业养老金的投资渠道。

(2)可聘用全职投资经理。

(3)确定商业养老基金投资经理行使职能所需的条件。

(4)发布《商业养老金治理指南》,责成养老金按基金管理披露要求、内部审计、选举流程、基金董事会及其委员会职责、股东大会召开规则、外部审计职责等进行架构组织。

(5)建立信托基金承包的规章制度。

目前,埃及金融监管局正拟订新的商业养老金法律草案,以取代1975年第54号法律,该法律将退休金和商业养老金监管的国际标准纳入监管范围。

随着中国养老金的快速发展,其养老资产正以相当快的速度增长。从2005年到2016年,全国养老金存量从1.2万亿元增加到8.4万亿元,预计还会有更多增长。

我们预计,到2025年,中国养老金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8%,养老金资产总额将达到44.6万亿元。

监管方面的重大进展和强劲的资产增长,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具活力的养老金市场。中国应该引起所有金融公司的注意,因为它是唯一一个既能提供规模又能提供增长潜力的国家。

最后,埃及金融监管局期望和中国银保监会之间加强合作,通过养老金体系的发展来实现两国监管当局的总目标,加强其在支持投资和促进经济活力方面的关键作用,应对面临的挑战。

我相信,今天会议呈现的专业技术将能够对促进养老金发展的全方位研究,并作出必要的决定,采取后续行动,以达成所期望的各项目标。

OECD私人养老金委员会主席、意大利养老基金监督委员会主任 安布罗乔·瑞纳尔迪

新的挑战 新的机会

作为OECD和IOPS的国际养老金资深专家之一,我很高兴能来到中国北京参加本届私人养老金全球年会。感谢中国银保监会的同仁们使这一切成为可能。本次年会的主题是“完善养老金体系,应对老龄化挑战”,这对所有现代社会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一个真正的全球性议题!

在过去几十年里,随着经济增长、生活水平提升和医疗保健改善,几乎所有国家的人口预期寿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上升。然而,这一非常积极的发展对养老金制度带来了严峻挑战,因为它与生育率的下降同时出现,全球人口或将出现萎缩。不同大陆和国家之间的人口迁移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缓解老龄化问题,但也会带来其他问题和担忧。

在过去的十年里,世界各地的许多养老金改革都提高了退休年龄,提高了养老金缴费额,这有利于在推进现收现付制的同时,发展积累制养老金计划。完善的多支柱养老金体系更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减轻公共财政压力,让参与者更好地规划自己的人生,并在一定程度上拥有应对老年生活的手段。

为了充分发展积累制养老金计划,必须应对具体的挑战。预计全球范围内对缴费确定型老金计划的偏好将持续下去。收益确定型养老金计划将越来越不对新参与者开放,并转变为由参与者承担财务风险的计划——通常还包括在选择资产管理人、投资选择、出资方面做出艰难选择的责任。

至关重要的是,养老金计划所涉及的所有部分,包括设计、监管、监督和实际管理,都必须承认他们具有受托人的角色,须有利于参与养老金计划的各成员。默认的解决方案必须到位,以推动成员向正确的方向前进。这些默认的解决方案应该包括:投资选择,使成员在年龄和距离退休的年限方面承担相应匹配风险;缴费水平,使个人在工作年龄和退休年龄之间的可支配收入得到合理的平滑;尽可能降低成本。

新的挑战和机会正在出现:具体经济活动的长期可持续性问题,以及投资回报对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因素的敏感性问题;金融科技、机器人顾问以及人工智能在养老金领域的作用等。这些主题将完全融入养老金计划的设计和实际管理之中,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小众问题上。

我们很高兴来到北京,与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以及论坛中代表的所有其他国家,一起讨论与完善养老金制度,应对相应挑战。我相信,多样性的背景和经验将大大有助于增强我们讨论的丰富程度。

巴西国家封闭式养老基金监管部部长 法比奥·恩里克·柯艾略

强监管框架 寻求有效方法

很高兴来到北京参加IOPS技术委员会会议、IOPS年会和全球私人养老金论坛。

巴西养老金监管局致力于发挥可持续的协同作用,不断增强我们的监管框架,并寻求有效的监管方法,因此,国际议程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本届论坛是全球养老金监管最重要论坛之一,私人养老金的重大问题得到深入讨论,也使我们认识到全球养老金监管的多样性,为我们开拓了新思路,使我们受益匪浅。

本次IOPS会议中讨论的很多议题已经纳入巴西监管实践,所有正在进行的项目都与巴西养老金基金系统极为相关。

斯洛伐克国家银行金融消费者保护和监管部主任 茱莉亚·西里科娃

养老金与退休收入的重要性

敬爱的主席先生,各位同事,各位朋友,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保证退休后收入来源是有挑战性的。我们父母如此,即将退休时,我们自己、朋友和同事们也会面临同样的境遇。

第一,挑战不可小觑——全球老龄化人口规模巨大。最近联合国相关项目数据显示:2020年,60岁以上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比重为14%(大约11亿人);2100年,60岁以上人口占全球总人口的比重将为28%(大约31亿人),这将超过1960年全球总人口数量。

第二,退休人口的预期寿命也在上升。2020年,全球60岁以上的人口的预期寿命为81岁;2100年,该数据将上升到86岁;而在1950年,仅为74岁。对退休年龄预期也将相应有所上升。

第三,我们应注意到全球人口老龄化是非常值得重视的现象,其呈现出四个主要特征:

(1)退休人口增加;(2)更长寿;(3)预期更高;(4)为满足退休者需求,财政负担上升。

上述挑战深深地存在于我所在的国家斯洛伐克。在斯洛伐克,规模最庞大的人口将在未来15年中退休,因此改革刻不容缓。

从个人财务角度来看,挑战在于如何保证退休后开支的收入来源。退休后的收入或将来自国家养老金体系,以及其他储蓄来源。

在此,我不想就第一支柱退休收入进行阐释。它通常是由国家的,可以是现收现付(PAYG),也可以是部分积累制。我们都知道,这些系统正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我想仅聚焦于积累的退休收入资产。

经合组织(OECD)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私人养老金资产接近40万亿美元。据报道,其中很大一部分由保险公司进行投资。我认为我们严重低估了保险公司持有的“退休收入”产品的规模,约4万亿美元,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提供一些背景内容:

(1)全球GDP略高于80万亿美元。

(2)美国GDP约20万亿美元。

(3)中国GDP约为12万亿美元。

(4)没有其他国家GDP规模超过5万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2016年保险公司持有的24万亿全球金融资产中,寿险公司约占85%,大约是20万亿美元。寿险公司的保险产品涵盖了退休收入产品的累积和发放阶段。在某些情况下,这些产品可能被贴上“养老金”的标签。最近IOPS和IAIS的联合工作表明,寿险公司大约一半的负债是与退休收入相关的,预计这一数字还会上升。这大约是10万亿美元,绝对和相对于养老金部门来说,这又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因此,我强烈支持将全球所有标准制定机构联合起来。正如我通过硬数据证实的那样,保险和养老金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关联的。我深信,我们面临着非常相似的挑战,可以在个体层面上更加紧密地实现这一目标。

我非常高兴地看到,IOPS、OECD、IAIS和世界银行找到了共同的沟通渠道,可以分享他们的成果,以此促进全球养老金建设。

综上所述,私人的投资积累制的养老金数目巨大,资产规模达40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重要组成部分。保险公司持有大约10万亿美元的养老金和退休收入资产。

很明显,保险公司对养老金部门很重要,养老金对保险业也很重要。

从金融服务监管的角度来看,养老金部门与保险部门(尤其是寿险公司)的融合值得重点关注。

肯尼亚退休福利发展研究局局长 恩佐莫·穆图库

创新机制 应对新风险

很高兴能代表肯尼亚退休福利发展局出席IOPS会议和2018年私人养老金全球论坛。感谢主办方组织这次活动并邀请世界各地的养老金专家参加。私人养老金全球论坛召开之际,养老金正日益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关键组成部分。这就要求养老金利益相关者设计出创新机制来加强管理和应对新出现的风险。

本次IOPS会议的一个关键成果是IOPS2019—2024年战略,其主要任务是“改善世界私人养老金体系监管质效,提升开发和运营效率,并尽可能为更多国家提供安全的退休收入来源”。计划草案的战略重点之一是更新私人养老金风险监管领域的监管知识,制定国际准则和推行良好做法。实施情况证明,风险监管是有效的。例如,在肯尼亚,这种模式在2010年被正式采用,养老金行业的整体风险水平已经降低。

此外,IOPS年会和全球论坛都将讨论养老金保障和监管的数字化及技术应用议题。为改善养老金管理,减少养老行业的风险,我们鼓励创新,同时在私人养老金金融技术和数字化领域制定国际指导方针,借鉴良好做法。

采纳和因地制宜地使用这些新兴的新技术是未来加强有效监督的方向,其结果是减少收集和分析数据的成本和时间,使监督员能够更早地发现违规行为并更好地监测潜在的非法活动。

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另一个领域是“绿色”投资日益受到重视,并在投资决策中考虑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因素。

传统上,养老金投资的资产范围有限——主要是政府和基础设施债券、股票、现金和房地产,以风险最低的回报率为目标。然而,随着我们越来越多地意识到人类对环境的破坏性影响,企业和政府也开始更加注重财务、环境和社会方面的可持续性。

IOPS年会和私人养老金全球论坛议程上的热点问题无疑将引起发人深思的讨论,我们期待着参加会议并访问美丽的北京。


来源:中国保险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