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疗法有重大突破

目前,众制药商正在研究哪些类癌症的患者将因新的免疫疗法获益,并取得了比怀疑论者预想的多得多的发现。

一项临床试验表明,一种旨在激发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来对抗肿瘤的新一代药物,可以帮助一些患有最具攻击性乳腺癌的女性延长寿命。这项研究由罗氏控股公司(Roche Holding AG)在欧洲最有影响的癌症研讨会上发布。

市场上以默克公司(Merck & Co.)重磅产品可瑞达(Keytruda)为首的这类药物被用于治疗十几种不同的癌症,制药公司也在积极努力用改进的新版药物和鸡尾酒疗法来扩大它们的应用范围。美国癌症研究学会(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在目前治疗人类疾病的研究中,有大约1300种基于免疫学原理的治疗方法,它们主要由制药商提供资助。据预测,到2024年,免疫疗法每年的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美元(约合6937亿元),众制药商都希望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这只是冰山一角,”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的抗肿瘤药研发主管阿克塞尔•霍斯(Axel Hoos)说。“有炒作之嫌,但也有很多实质内容。”葛兰素史克于2015年将现有产品出售给诺华制药(Novartis AG)后,正试图重返抗肿瘤药领域。

葛兰素史克公司抗肿瘤药研发主管阿克塞尔•霍斯 来源:葛兰素史克

冷肿瘤

罗氏公司于欧洲内科肿瘤学会(ESMO)近日举行的会议期间发布的研究成果显示,在接受名为Tecentriq的免疫疗法治疗后,一组PD-L1蛋白质检测呈阳性的乳腺癌患者平均生存了25个月,比其他只接受化疗的同类患者多存活了大约10个月时间。

大约八年前,当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研发的伊匹单抗(Yervoy)成为首例用于延长恶性皮肤癌黑素瘤患者生命的免疫学药物时,免疫疗法开始崭露头角。其后不久,免疫疗法对于肾癌和肺癌也取得了效果。

免疫疗法如果有效,疗效可以持续数年,这也是它被认为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原因之一。但对于大多数患者,免疫疗法没有任何效果——即便在它曾显现出明显效果的皮肤癌和肺癌领域,对于有些患者也可能毫无作用。

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制药有限公司的抗肿瘤药首席研发官梅斯•罗森伯格(Mace Rothenberg)说:“有些癌症是免疫系统无法识别的。” 科学家们将那些人体免疫系统无法识别的肿瘤称为“冷肿瘤”。

罗氏控股旗下制药业务的首席执行官丹•奥戴(Dan O’Day)表示,制药公司纷纷开始重新考虑应对最棘手病例的策略。他说,对患者的肿瘤进行特定的蛋白质和基因检测,将有助于识别出那些最有可能受益于免疫疗法的肿瘤。

罗氏控股旗下制药业务首席执行官丹•奥戴 来源:罗氏集团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要摒弃有80%的癌症患者适宜进行免疫学治疗的观念,其实它只对一半的病人有效。我们要为其他类型的患者寻找其他治疗方案。”

罗氏的乳腺癌研究认为,医生有办法识别出更多适用免疫疗法的癌症病例。这项研究中使用的药物Tecentriq,可以阻断PD-L1蛋白质,这种蛋白质的作用是抑制免疫系统对肿瘤的攻击,只有那些肿瘤中这种蛋白质含量高的女性接受免疫疗法才会有效。

寻找有疗效患者

奥戴认为,可以将肿瘤总体突变的绝对数量,作为寻找有疗效患者的另一个指标。会议期间发布的研究表明,这一策略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免疫疗法的应用范围。对免疫治疗反应较弱的结肠癌和直肠癌的相关研究表明,一些对基因造成严重损伤的肿瘤,可能是诸如百时美施贵宝的欧迪沃(Opdivo)和伊匹单抗这类药物的更好靶点。

免疫肿瘤学初创公司Neon Therapeutics Inc.的研发主管理查德•盖纳(Richard Gaynor)说:“他们正在对你能想象到的所有不同肿瘤进行试验。每组患者中都有可能受益的人。”

在许多情况下,免疫疗法都可能需要帮助。生物制药公司Incyte Corp.的首席执行官埃尔韦•奥普诺(Herve Hoppenot)说,问题是如何促使人体的免疫系统对某些肿瘤采取行动。2018年早些时候,Incyte尝试了这一策略,将公司自己处于试验阶段的IDO抑制剂Epacadostat与默克公司的可瑞达结合起来使用,但失败了。

尽管如此,Incyte和其他制药公司仍在继续想办法来查找那些不适于采用免疫疗法的肿瘤。

“我们刚触及表面,就开始感受到真正激动人心的浪潮。”默克公司生物制药全球研发部主管卢西亚诺•罗塞蒂(Luciano Rossetti)说道。

撰文: Naomi Kresge、Tim Loh 编辑:胡心悦 翻译:王忠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