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无知的人,往往越会盲目自信

阅读:711 次

人生就是一座山峰,有多少人在爬上愚昧之巅后就沾沾自喜、自以为是?

真正的智者,是在不断学习和自我提高之后、经历“无知”的绝望山谷,方能慢慢爬上开悟觉醒的山坡。正确检视自身的方法是告诉自己“我不知道”,这并非失败,而是成功的开始。

这份对未知的敬畏,是对自己最好的尊重。

知道自己的无知,才是人生最大的智慧。

1

2017年4月,通过现场讲演与网络视频平台“一席”,一段37分钟的人类进化演讲《进击的智人》横扫微信朋友圈,演讲嘉宾、不到30岁的袁硕一夜之间红遍互联网。

七年前,他首都师范大学软件工程专业一名普通大学毕业生,标准“工科男”,却因为热爱文史,选择进入国家博物馆成为讲解员;

七年后,凭借极为丰富的知识储备和极富个人特色的性格,被誉为“国博现今最有价值的活宝”,在知乎上,他名列“你不能不知道的40位历史大神”之列。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无所不知”的神人,也曾有过因为“无知”而心有余悸的尴尬。

那次,袁硕在博物馆参观,一件文物上标明的年代是“公元457年”,他无意中念叨一句“这是什么朝代?”旁边一位其貌不扬,再普通不过的大叔轻声接了一句:“宋”。

出于礼貌,袁硕嘴上没说,心里却在冷笑:“这是哪儿跟哪儿啊!赵匡胤黄袍加身是公元960年,差着五百来年,不懂也不要乱插嘴啊!”

没想到,大叔接着又吐出两个字:“大明”。

袁硕心想:“这错的更离谱了,朱元璋建立明朝是更远的1368年,根本没有历史概念啊!”

外事不决问网络,袁硕拿起手机,20秒后,结果让他目瞪口呆——公元457年是南北朝时期南朝“宋齐梁陈”的“宋”,国号“大明”。

袁硕后来反复跟人说起这件事给自己带来的震撼,不仅为那个大叔的渊博而折服,更为自己的他无知而汗颜,他反复地问:我当时是哪儿来的自信?

2

袁硕及时而深刻地反省说明,他绝不是一个“无知”的人,或许只是有那么一些沾沾自喜。

可另外一些人“无知的自信”,就实在让人气的好笑。

1995年4月19日,美国匹兹堡的两家银行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同一个匪徒抢劫。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警方播出播出监控录像的几分钟之后,就有人提供线索。

原因简单地让人不敢相信——画面里的,劫匪没有任何伪装或遮掩,就这样把一张清晰的大脸暴露在摄像头下。

一个小时后,当警察撞开劫匪家的大门时,这个名叫麦克阿瑟·惠勒(McArthur Wheeler)的年轻人还一脸懵懂,他不相信自己这么快就会被抓住,“我明明在脸上涂了柠檬汁啊!”

在审讯室里,惠勒解释说,自己曾在电视节目中看到,用柠檬汁在纸上书写,除非纸张受热,否则字迹不会显现。

于是他“举一反三”,想当然地认为把柠檬汁涂在脸上,就可以起到“隐形神水”的作用,只要不出汗,摄像机绝对拍不出来。

所有的人都听傻了。

他们不敢相信这个成年人居然如此真诚地相信自己如此荒唐的“创意”,在确认他智力正常、没有精神疾病,也没有吸毒和酗酒后,他们把惠勒进了监狱。

不过,身陷囹圄的惠勒,倒因此“名声大噪”,他的“事迹”被写进翌年出版的《世界年鉴》,他本人也跻身世界上最笨的罪犯之列。

3

其实,这种盲目“自信”到不可救药的,又何止一个惠勒?

十年过去了,愚蠢的故事继续在上演,这次的主人公换成了一位65岁的日本武术大师,他的名字叫柳龙拳(やなぎりゅうけん)。

在2006年11月26日晚六点之前,“大东塾武道”总裁柳龙拳在日本拳坛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

据说他自幼习武,十七岁就敢赤手空拳与棕熊格斗;

后来继承自武田信玄家臣大东久之助的家传,五十岁后俨然一代宗师,是大东流合気道十段、日本天心流合気道十段、龙神秘伝流合気道十段、龙神流気合术十段的高手……

江湖盛传,柳龙拳最神乎其技的本领,是“隔山打牛”——直到今天,随便搜索网络,都可以看到柳龙拳展示神技的片段:徒弟们站成一排,老先生双手发功,几米开外的小伙子们立即应声倒地,瘫成一片。

估计一开始,徒弟们也就是为了哄老头开心,老年人嘛,有时候就跟小孩儿一样天真,得哄!可是打着打着,估计柳龙拳大师自己也把自己绕进去了,居然就真的相信自己武功已臻出神入化,“杀人于无形”的境界。

65岁那年,自信心极度膨胀的老人家,终于做了一件让他追悔终身的决定:悬赏100万日元,向全日本武术界发起挑战。

36岁的瑜伽柔术家岩仓豪接下了战书,于是,2006年11月26日傍晚,超过两百位观众在位于日本北海道的一家武馆见证了难堪的一幕:

比赛开始十秒后,柳龙拳大宗师就被击中面门,打翻在地。

裁判问他是否认输,在得到否定回答十秒之后,大师再次被一拳击倒,应声掉落的,还有两颗牙齿。

五天以后,柳龙拳大师通过官网发出告示,由于年龄的原因,交手失败——这是柳龙拳生平第一次公开认输,从此,他彻底消失在日本武坛。

柳龙拳的隐退,留给世人的,却是一个心理学的疑问:

当初为什么非得哭着喊着要跟人打这场比赛呢?他难道不知道自己那招“隔山打牛”是假的吗?

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柳龙拳可能真不知道。平时他随便一推,学生就倒,一打可以打倒好几个。学生们一直都这么配合他。

他曾经打过200多场,从来没输过。这么几十年下来,他把自己也骗了,真的以为自己就是这么厉害。

4

大部分人听完蠢贼惠勒或者“大师”柳龙拳的故事,大概不是忍俊不禁,就是嗤之以鼻,但社会心理学家的反思,就要深刻得多。

比如,康奈尔大学心理学教授大卫·唐宁(David Dunning)和他的博士生贾斯汀·克鲁格(Justin Kruger)就对惠勒那种“无知的自信”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试图弄明白:

为什么很多时候,无知并不会让人们变得更加谨慎,相反地,它有时会让自以是的人们变得盲目自信?

带着疑问,两位学者先后在普通人群中做了四组实验,结果证明,在幽默感、文字能力和逻辑能力上最欠缺的那部分人,总是高估自己。

那些真有实力的人,往往容易低估自己的实际水平;

而盲目的自信,则更多来自那些真正的无知。

1999年,他们的研究成果《论无法正确认识能力不足如何导致过高自我评价》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

唐宁师徒把这种现场归结为一种认知偏差,他们给出的解释是:

一个人只有真正的具备某种能力,真的了解这项能力是什么,才有可能理性而客观地对自己是否掌握这种能力做出精确的评估。

相反,很多时候,知识储备和反思能力都不足的人,往往无法全面、客观、理性地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也就无法及时发现和辨别自己的错误行为,更别谈错误的纠正了。

他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却又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这一现象后来被称为“唐宁-格鲁克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简称“达克效应”(D-K effect)。用以描述无知者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反而显示出盲目自信的心理状态。

5

古希腊哲学家芝诺(Zeno of Elea)的学生有一次请教说:“老师,您的知识比我的知识多许多倍,您对问题的回答又十分正确,可是您为什么总是对自己的解答有疑问呢?”

芝诺顺手在桌上画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圈,并指着这两个圆圈说:

“大圆圈的面积是我的知识,小圆圈的面积是你们的知识。我的知识比你们多。这两个圆圈的外面就是你们和我无知的部分。

大圆圈的周长比小圆圈长,因此,我接触的无知的范围也比你们多。

这就是我为什么常常怀疑自己的原因。”

芝诺的观点,此后被总结为一句名言:

知道的越多,越能发现自己的无知。

实际上,从德尔菲神庙门楣上镌刻着的“认识你自己”的神谕,到苏格拉底“我除了知道自己无知这个事实外,一无所知”的内心独白;

从孔子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教诲,到爱因斯坦“当我们的知识之圆扩大之时,我们面临的未知圆周也一样(As our circle of knowledge expands, so does the circumference ofdarkness surrounding it.)”的箴言,

在人类认识论的历史上,早有无数先哲,精妙阐述过“达克效应”的思想内核。

末了,说几句鸡汤的话。

人生就是一座山峰,有多少人在爬上愚昧之巅后就沾沾自喜、自以为是?

真正的智者,是在不断学习和自我提高之后、经历“无知”的绝望山谷,方能慢慢爬上开悟觉醒的山坡。

正确检视自身的方法是告诉自己“我不知道”,这并非失败,而是成功的开始。

我们这辈子最大的财富,就是在看得多了、听得多了、懂得多了之后,也更加明白:

自己还没看过、没听过、还不懂的东西,也正在膨胀。

这份对未知的敬畏,是对自己最好的尊重。


来源:网易公开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